导航
主页 > 读书 > 夏天的电话与注定失败的赌局——《那年夏天,我拨去/你打来的电话》

夏天的电话与注定失败的赌局——《那年夏天,我拨去/你打来的电话》

关于三秋缒的轻小说,这已经是第三篇安利。关于三秋缒之前笔者对他的评价是一位擅长贩卖不幸与贩卖寂寞的轻小说家,没有什么比不幸更让人引起共鸣。同时三秋缒又是一个对不幸人生进行反省的黑童话作者,在《重启人生》中,男主在车祸前回到了10年前重来了一遍人生;在《三日间的幸福》中,主角把自己的生命卖的只剩下三个月;在《不哭不哭》中,男主上来就把女主撞死了,因为女主延后的能力把车祸推迟了10天……

在最新出版的《那年夏天》系列里,三秋缒将故事分成了上下两本,分别是《那年夏天,你打来的电话》与《那年夏天,我拨去的电话》。在这次的小说里,同样有三秋缒最擅长的对于人生的不幸与反省。男主阳介是一位从小脸上就有着胎记并且厌恶自己长相即将开启高中生涯的学生,在公共电话亭接到一通电话之后收到了让自己人生中最在意的女生喜欢上自己的赌局。读到这里三秋缒的读者大多都能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果不其然男主阳介脸上的胎记消失了。

阳介认为自己的胎记是万恶的根源,“我认为只要这块胎记消失,我现在背负的问题有八成能够解决。……这个胎记害我没有办法喜欢自己。人没有办法为了不喜欢的对象努力,无法喜欢自己也就导致我没有办法为自己努力。……我不认为自卑感可以让人成长,多半只会成为人们性格扭曲的导火线。”阳介对于自己胎记的这段描述让人印象深刻,而接受了赌局发现自己胎记消失的阳介,就又开始了标准三秋缒式的对于人生的反省。

在没有人认识自己的新的高中,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受到欢迎,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融入集体。而当阳介发现小学时唯一不介意自己胎记和自己来往的女生初鹿野也在这个班级,并长期修学之后。阳介发现原来在初中开始,初鹿野脸上也长了一块胎记。故事到这里就是标准的三秋缒式的设定,三秋缒式的贩卖不幸。当两人的立场反转了之后,阳介发现这个夏天,这个赌局他注定失败。

当然除了以上写的这些三秋缒式的元素之外,这部作品中三秋缒也做了不少改变。或者说在上一本《恋爱寄生虫》中就已经尝试做出一些变化。比起两边都是负犬组的互舔伤口,三秋缒尝试把故事写的不那么丧,写的更加甜。事实上《那个夏天》中,给读者感到的更多是郁而不是最早三本的丧。上下两本的设定对于三秋缒的作品来说似乎有些略长,中间尝试引入更多角色甚至这次加入了四角恋,而这四角恋的元素也只是浅尝辄止相关角色早早退场。

《那个夏天》中加入了星空,并把人鱼公主的传说贯穿到主线,三秋缒试着把故事说的更加饱满,而三秋缒的故事终究是世界系的黑童话,在设定的背后最后还是要男女主角去反省人生。只是这一次让人惊讶的,黑童话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按照后记中三秋老师的讲法,他要呈现一个正确的夏天,以完美的形式。或许对于三秋缒与读者来说,有这样一个挣扎的过程与人生的反思就足够了,结局怎样并不那么重要。

毕竟,如果以阳介与初鹿野的视角来看,这是一个Happy End,而对于在大海中守望着他们的人鱼公主来说,这场三角恋对于她又何尝不是一个悲剧呢。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