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游戏 > Galgame > 如何与八六布偶、玲奈布偶愉快相处?——兼谈《爱上火车》玩家群体的创作与互动

如何与八六布偶、玲奈布偶愉快相处?——兼谈《爱上火车》玩家群体的创作与互动

前言:对《爱上火车》的观察

各位好,好久没见了吧?我是最近半年时间沉迷于《爱上火车》(まいてつ )这款galgame的wildgun。说来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是昨天11月28日才通关中文版《爱上火车-Pure Station-》的八六角色线的,其他几位角色线路还没开始呢。因此与其说我沉迷于《爱上火车》游戏其本身,倒不如说,一半的原因是我觉得这款游戏各方面质量上乘,故事题材也符合我的喜好;而另一半的原因,则是我在《爱上火车》的创作者及爱好者的社群中看到了一种可以持续的活跃氛围。

至于说为什么我现在很在意一部作品是不是「可以持续」呢?你要知道,看作品时间久了,接触作品时间多了,总难免碰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游戏系列在中国很火,可日本公司倒闭了;日文小说还在连载,可台湾公司不继续翻译了;作品明明动画化了两季原作小说也有十几卷了,可作者逃税漏税问题被曝光了……以读者的身份目睹了这些事件后,我现在除了对作品合不合我胃口外,也开始关注起作品外的创作者是不是靠谱、爱好者的氛围是不是活跃。

于是我注意到了《爱上火车》。

当然,毕竟这部作品目前只是一款galgame,延伸作品也只有一部刚连载了10话的漫画,和AR相机的APP,它与其他动画化作品、手机游戏乃至偶像企划的爱好者活跃度是难以相比的。但该作品以其温馨的题材,引起了日本乃至中国的一些铁路文化爱好者的注意,因此游戏与铁路、旅游相结合,形成了不错的互动氛围。

而这种结合的成果体现,以及爱好者之间充满创意的良好互动氛围,可以从官方推出的两款布偶周边——八六布偶与玲奈布偶——中看出,在网络上可以通过搜索#ぬいハチ#ぬいれいな 这两个tag来找到相关内容。

介绍《爱上火车》游戏及游戏中的「铁路人偶」角色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款galgame的大致情况:2016年3月由LOSE公司推出了日文PC版,并在2018年7月由ヴューズ公司推出了PS4平台的版本。中文版方面则是由株式会社HIKARI FIELD进行了代理汉化,并在STEAM平台上发布了国际中文版:《爱上火车-Pure Station-》

故事内容大致是处于和现代日本类似的国度——日之本,但却是火车线路被大批量废弃的另一个现代。男主角右田双铁为了阻拦一项可能会造成环境污染的项目落户,而从大学返回自己的故乡——小城镇御一夜市。以此为契机在爷爷的仓库中意外发现了被封存已久的铁路人偶「八六」,并结识了当地仍在运营的一辆小型内燃机列车负责人波莱特及其铁路人偶「玲奈」。一群人共同努力,致力于恢复一辆老旧蒸汽火车8620的运行,并试图以之为转机,带动起当地火车观光旅游业的发展。以此促进当地经济增长,免于新能源污染项目的落户。

在故事中,铁路人偶是一种与人类体型相同、十分接近于人类,但能量来源并非人类食物而是火车相关动力源——比如煤块或柴油——的类人形生物。铁路人偶是与火车配套、与人类司机搭档协作共同驾驶列车的同伴。而本文要介绍和评价的「八六布偶(ぬいハチロク)」、「玲奈布偶(ぬいれいな)」,则是CranCrown公司以八六、玲奈这两个角色为原型,推出的布偶周边玩具。

日本的布偶,以及《爱上火车》布偶的特征

(上图为我乘坐的「フジサン特急(富士山特急)」观光列车。在发车站的商店,有烹饪成富士山火山岩石造型的鸡块,看起来也有点像八六吃的煤炭块。)

熟悉日本ACGN文化的朋友,应该也不会否认,日本对于人形物体的制造是相当热衷的。比如我们大家所熟悉的「手办」以及各类模型,或是2、300日元小而巧妙的各种扭蛋玩具,又或精致如DD、SD娃娃,再或许也可以把日本对类人机器人的执着制造也算在内。总之日本是很喜欢制作这种似人非人、以人类为原型的「人偶」,而布偶也是其中的一大类。布偶里又有细分,如果去过秋叶原,就能看到SEGA或各种吊娃娃机商店里陈列着各种款式的布偶,有小到钥匙圈一样可以挂在书包上的,也有大到和枕头差不多大放在床上的。与中国的布偶——以动物玩具为主比如熊、兔子等——不同,日本还有很大一部分是ACGN作品角色的布偶。比如《Fate》系列、《兽娘动物园》等各种热门作品都出过布偶周边。

八六布偶和玲奈布偶也属于布偶一类,但可玩性较高。她们的帽子、手套和鞋子是可脱的(衣服我不确定是否在不破坏的情况下可脱,但网上有清洗衣服的案例照片);在手臂上还有「整備中」和「運転中」两个臂章可以替换使用;另外布偶本身体内植入了塑料骨架,因此四肢和腰部在一定范围内可以摆弄到相对固定的角度,便于斜靠着拍照。所以大制售价是在6500~7000日元之间,换算成人民币的话大约是400元左右。如果单纯以一个「布娃娃」来看待确实相当贵。但如果是以一个日本作品的「周边物品」来看待,并且有如上说明的这些可玩性,倒也是一个接受的价格了吧?

进行豹的设定和鼓舞,以及《爱上火车》布偶的灵魂

然而,以上所说介绍的内容,并不能让八六布偶、玲奈布偶显得与众不同,至此为止这两个布偶还只不过是「增加了一些配件的布偶」而已。真正让她们活跃起来的,是《爱上火车》编剧进行豹先生对于布偶的设定征集以及持续不断地对爱好者社群的创作加以鼓舞。

对于这两个布偶,编剧进行豹先生沿用了游戏的设定,并参考了现实世界里日本的火车编号,对布偶做了这样一个设定:每位已经拥有布偶的玩家,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写一些个人的设定(布偶名、主人名、备注)并自选一个火车编号,告诉进行豹请他登记在册。进行豹也发布了两张Google在线电子表格,其中罗列了现在已经登记在册的布偶的名字和设定,以及剩下还未被使用的编号。

表格在这里(Google在线电子表格,我相信你有办法看到的!):

八六布偶(ぬいハチ):https://t.co/mNkOb5GdwE

玲奈布偶(ぬいレイナ):https://t.co/3H7VQyHkHJ

里面记录着《爱上火车》布偶玩家自己设定并提交给进行豹的内容,包括了各式各样性格、身份的布偶。

举几个例子:比如8665号「模型ハチ(はくつる)」是喜欢火车模型的八六布偶;8664号「菊李(きくり)」被设定为接待过大正天皇的御召列车的对应布偶;38683号「夕海(ゆうみ)」是喜欢旅行的布偶;78688号「紫音」是喜欢紫色的布偶;88634号「桜鈴」是因为喜欢泉水而来到泉城济南的布偶(这位是最近加入的中国玩家)。

至于玲奈布偶那边也是类似的情况。有些是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有些是基于自己对列车发展历史的理解,有些是基于自己所生活的地点……总之各式各样的设定就被每个布偶的拥有者玩家设定出来并汇聚到进行豹所公开的这两张网络表格上。

由通过这样的设定和汇总,便完成了一个质的飞跃:八六布偶和玲奈布偶不再是单纯的布偶,也不再仅仅是《爱上火车》中的这两个角色的翻版周边。每一个布偶都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是有自己的故事、性格、身份和喜好的独立形象,她们作为故事中八六与玲奈的姐妹,分散并活跃于日本玩家的身边,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玩家的身边。可以说,这一步是给八六布偶和玲奈布偶注入了灵魂。

玩家们的积极创作与进行豹的积极转发

有了这样的设定,并且以登记+汇总公开表格的形式,使原本仅属于单独玩家个人的设定,成了一种被创作者(进行豹)认可, 并被其他同好所周知的设定。

其实据我的推测,进行豹一开始作这样的设定收集,可能只是为了文字上的创作。在2年前的2016年9月1日进行豹开始公开招募八六布偶设定时,他当时是说以后可能会把这些玩家设定用于自己的二次同人创作上。之后的2016年11月开始,他又在自己网站上连载了13篇介绍如何进行故事写作的简单教程《「ぬいハチ物語」の書き方》(「八六布偶故事」的写作方法)。因此据我猜测,在一开始,进行豹邀请玩家对各自购入的布偶作设定是为了文字类的同人创作打基础的。

——但是响应写作的人好像并不多。

至少以目前我对网上记录的搜索结果来看,有关八六布偶的同人文字创作很少。毕竟这个时代乐于书写文字的人还是少数。

不过,这些布偶的设定却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丰富的表现——提交自己设定内容的玩家们,纷纷开始打扮乃至改造自己的八六布偶、玲奈布偶。

最初让我注意到的是吊牌,我发现有些玩家在自己布偶身上别上了一个吊牌,吊牌上是自己布偶的编号,就像是名片一样;还有一些爱好者玩家把自己乘坐日本各辆观光电车的纪念品徽章装饰在布偶的帽子上;进行豹本人的一个八六布偶衣服直接换成了游戏内蒸汽火车司机耐脏的深蓝色服装。还有一位给我印象比较深的玩家,他给自己的八六布偶选择的编号(88654)在我的布偶(88655号)前一位,见我登录编号之后,他友好地发了一张欢迎照片给我,而他的八六布偶穿的是苏联式的大衣还在帽子上别了一个镰刀斧头的徽章——我想这是缘于这个编号实际对应的火车曾经运送到如今俄罗斯的库页岛地区这段历史吧。

上图是88654号八六布偶метель的主人Mc63901发给我的欢迎照片。

于是我便也回复了一张照片给他,买了一包黑巧克力,假装成煤炭。说苏联(库页岛,樺太)很冷,请吃了它暖和一下。

我也对自己的布偶进行了一些装扮:八六的帽子一侧加了88655的号牌,另一侧是上海地铁的纪念徽章,胸口挂着《爱上火车》故事圣地人吉市青井阿苏神社(游戏里为赤井阿苏神社)的交通安全御守。形象符合我对人偶的设定——名为轩辕逢,时而在日本做向导,时而在上海参观学习。我的玲奈则是佩戴了上海地铁的纪念徽章,脖子上挂着日光东照宫眠猫的御守,相对应设定的是编号Kiha07 70,名为寝子(Ne ko,日语读音同「猫」),随着日本主人进行国际交换留职而来到上海生活。

玩家们进行了丰富多彩的个性化设定,并自己对布偶的装饰和改造,然后在社交网络上纷纷展示自己的成果——例如对于我这样不喜欢自拍露脸的人来说,八六布偶和玲奈布偶在照片上出现,就相当于我的代言形象了!持有这样想法的人在注重个人隐私的日本玩家中一定也不少。又因为《爱上火车》本身是以铁路复兴为题材的故事,这与原本就相当兴盛的日本铁路文化相结合,不仅吸引了游戏玩家,也吸引了铁路爱好者、旅行爱好者。形成了一种良好的促进关系:原本是玩家的人开始了解火车知识,而原本是铁路爱好者甚至是铁路工作者也开始接触这款游戏。这种群体互动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日本,而且也出现在了中国的爱好者中。

就我个人的经历与尝试来说,其实我在旅行中并不太喜欢拍摄人物——无论是对自己的自拍,还是拍摄旅行场所的人们。不过,因为八六布偶这一蒸汽火车铁道人偶的「身份」在,我最近一次日本旅行中所乘坐的两趟观光列车时,我提出请铁路、列车工作人员抱着我的布偶,我为他们拍摄人像照,结果竟然取得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效果。看起来我的八六布偶和他们还蛮相衬!请看:

上面这张照片是东武铁道「SL大树」号蒸汽列车的工作人员,后面两位做的L型的手势是他们公司提倡用于表示蒸汽列车SL的手势。

上面这张照片摄于富士急行公司的「富士山ビュー特急」观光列车的商品贩卖台上。而且,原本语言生疏的隔阂,也可以通过在对自己布偶介绍的过程中慢慢消解——比如这是是什么作品的周边、为什么佩戴了人吉地方的神社御守等等……相信不仅仅是我,其他爱好者在他们带着布偶的出行照片的背后,也有一个个类似的小交流吧。

而在玩家的纷纷投稿发推之后,进行豹本人的推特(@sin_kou_hyou)在玩家之间发挥了极大的沟通交流作用。其实游戏的制作公司有自己的推特账号——LOSE,不过因为是官方账号,主要是经常性地推送一些官方作品、周边、衍生漫画的发售消息,当然除了《爱上火车》之外还有别的作品。而对于《爱上火车》作品玩家们创作的内容,基本上都会由进行豹老师来转发、点「喜欢」,让更多的玩家可以看到其他同好的成果,并进行积极有趣的互动。虽然人不算多,但是大家都很活跃,也都有各自的创意。大家的话题也主要聚集在以下几个TAG(标签)下:

#まいてつ ——本作游戏相关

#ぬいハチ——八六布偶相关

#ぬいれいな——玲奈布偶相关

#ぬいハチとおでかけ——带着八六布偶出门的照片

#ぬいれいなとおでかけ——带着玲奈布偶出门的照片

#まいてつ カメラ——通过まいてつカメラ这款AR相机APP进行摄影的照片

还有诸如#まいてつ工機部#ぬいハチ調理会 这样由玩家中爱好机械制作或烹饪的爱好者细分出的话题,当然也分别对应着不同主题的展示内容或线下活动。随着游戏英文版及中文版的发行,#maitetsu#爱上火车 的标签也出现了。

进行豹本身又是十分懂得活用社交网络的,他每天早晨和夜间会公布自己当天的写作计划,以及完成情况,还有自己出门的游玩的记录等。对于《爱上火车》玩家们的创作,他也会及时、积极转发地。可以说在推特上只要关注了他的账号,就能看到和本作相关的许多有趣的玩家创意内容——布偶装扮、模拟布偶进行场景会话、带着布偶旅游、游戏心得、绘画创作、AR相机照片等等……而这些内容,又分别按照不同的Tag进行了归类。

就这样,玩家互相之间便熟络了起来,哪怕不在一个地区、不在一个国家,乃至于说的不是同一门语言,也能友好地交流起来——正如上面所提到88654号八六布偶主人对我友好的欢迎照片那样。也因此,正如我本文开头所说:我一半是被游戏所吸引,一半则是被爱好者之间良好的创作与互动氛围所吸引。

对了,今年11月进行豹老师来到中国,为《爱上火车》游戏续篇中确定将会加入的中国火车故事内容进行了取材,我自告奋勇地提出了陪同,并且还在Z49次列车硬卧车厢上以和邪社记者的身份对他进行了专访(或见我的个人博客专访文章)。在进行豹老师回去后,回应中国玩家们的热切期待,在我的提议下,他现在已经开通了新浪微博:@進行豹。欢迎大家关注并积极互动!

进行豹老师乘坐Z49列车硬卧,他在中铺。我从上铺为他拍了张照片。

上图是我躺在Z49卧铺上铺,夜间熄灯后睡前点了一盏USB小灯拍了一张晚安的照片。

ぬいハチ会(八六布偶会)和各种线下活动

有趣的事情并未止步于此——《爱上火车》玩家们的互动并不仅限于网上,还经常延伸到线下。

进行豹本人组织的名为ぬいハチ会(八六布偶会)的活动不定期举行(大概半年一次?),这一天LOSE也会开放一日著作权,来自各地的玩家会聚集在日本秋叶原的会场进行交流、布偶及模型展示以及自制周边的贩卖。也就是相当于《爱上火车》的单独作品Only同人展。在最近2018年11月4日的一次ぬいハチ会上,就有131个相关布偶(或是玩家自制的SD娃娃)被爱好者带到现场,摆到一起合影,阵势十分壮观!(当时我已经旅行结束回到中国,并不在现场,因此请大家自行搜索照片。)

另外,本作圣地所在地——人吉市的地方观光协会,也在当地积极筹办了2018年7月的まいてつ 祭り(爱上火车庆典),为期两天的活动吸引了许多玩家。并且他们还在准备2019年3月的活动。

早先时候,大概在PC版发行的2016年前后,进行豹先生曾三次自己出资,经LOSE授权后,租下日本各地的地方铁道线路,并挂上游戏内的车牌头标,以ハチロク号(八六号)命名,行驶在真实的铁路轨道上。根据网上对之前活动的记录,既有幸运抽中乘坐电车资格的玩家,也有虽然没有抽中,当天在车站、或是自驾汽车跟随火车一同前进助威的爱好者——此番热闹场景,令人激动而又不难想象!

除了这样大型的,日本全国范围的线下活动外,进行豹个人还积极投身于游戏宣传,以及日本铁路的各种活动中。而这每一次的活动,也都是一次次小型的玩家交流会。虽然对于中国玩家来说可能有些遥远,但现在赴日旅游的许可条件越来越宽松。比如我10月到日本旅游的20多天时间里,就和进行豹见了三次面!一次是在日比谷公园进行的日本铁路节展示贩卖会;一次是横浜的一家数码商店「ノジマららぽーと横浜店」进行的《爱上火车》PS VR体验推广会,还有一次是秋叶原举行的名为キャララ的galgame游戏厂商小型发布会。善于使用社交媒体进行宣传的进行豹会在自己打算决定参加某项活动的前几天在推特上发布行程预告——其实也可以视为创作者个人的非官方小聚会,然后有兴趣的玩家,特别是日本关东地区的一些玩家就会在当天聚集到那里。例如我参加的这三次小聚会里,就遇到了大概4、5位已经面熟的玩家。其中的几位可能我原本就在网上见过他们的布偶,他们也或许在网上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上海的玩家。而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每次这样的小聚会就会带上八六布偶和玲奈布偶。大家尽管由于各种原因不太愿意真人露面合影,却十分喜欢把布偶放在一起合影,如此良好的互动氛围,乃至我这样日语还是初级入门水平的人,也能感受并享受到这样的气氛。

我也终于可以说,在这次旅行中籍由《爱上火车》这一共同话题,以八六布偶、玲奈布偶的见面活动为契机,自己也体验了一回日本御宅族(正面意义)、铁道迷的ACGN生活。

而随着八六布偶会或其他大大小小的游戏推广活动、编剧进行豹个人所积极参加各地铁路活动的纷纷开展,相关业者也加入了这个爱好者集体内。例如上述提到的熊本县人吉地方的观光协会「一般社団法人 青井の杜外苑街づくり協会」(@Aoinomori_Gaien);人吉站前商务酒店的女主人Lady madoka(@akausagi);再比如秋叶原SOFTMAP一号店以及上述提到的数码商店「ノジマららぽーと横浜店」都在自己店内摆放出了相关展示角;还有经常为布偶治疗的布偶医院(修理)从业者「杜の都なつみクリニック」(@natsumi_clinic)等等……如此一来,除了作为官方的LOSE和作为编剧的进行豹,以及作为消费者的玩家群体外,相关从业者也渐渐加入了这个群体,从各自的角度为本作的活动提供着各种支援。

对这一系列现象的总结

写到这里,我没想到这篇文章我能写出那么多字。你看,其实关于游戏的内容介绍我只写了一小段,我本文所要介绍的,正是以八六布偶、玲奈布偶为要素,牵连带动起的《爱上火车》的玩家群体互动。让我们回顾一下,这种愉快的氛围是怎么形成的吧:

  • 进行豹先生创作、LOSE社发布了《爱上火车》galgame游戏
  • →游戏受到玩家的好评,并得到了日本原有铁路文化迷的关注
  • →CranCrown发售了游戏周边:八六布偶、玲奈布偶
  • →★进行豹发起了布偶的玩家个人设定征集与汇总
  • →玩家们进行设定、投稿,并积极装饰、改造自己布偶
  • →玩家们将装饰、改造的布偶,或是AR相机APP等应用拍到的有趣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并加以各种tag
  • →进行豹积极转发、点赞
  • →玩家们对各自彼此的布偶的设定身份、特征开始熟悉,哪怕远隔重洋
  • →游戏公司或进行豹个人组织或参与各种大大小小的线下活动,紧扣游戏和铁路主题
  • →相关从业者也参与到社群中,提供各自的支持

以上,是我从2018年7月了解到《爱上火车》这款游戏以后,自己对它之前发展历程的概括与认识,未必符合实际情况。而且各项之间也并非以时间或逻辑先后顺序排列,往往是同时进行且互相推动增进。说实话,过去我从未体验过如此galgame的氛围,既不脱离游戏题材,又能在游戏之外取得丰富又良好的玩家互动。尽管以前BBS论坛时代也有热情高涨的同好之间线上讨论互动,或是像如今FGO那样一年可以在日本各地举行大型线下活动。但像是《爱上火车》这样作为编剧的进行豹与作为玩家的各位积极互动,「创作者主办者」与「玩家」之间的立场差异如此淡化,甚至可以说玩家群体的创作与布偶线下聚会在游戏之外形成了一道不亚于游戏本身的亮丽风景——以上种种,是它所吸引我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我认为值得写这篇文章来介绍并讨论,以期能给ACG批评(当然还有我的个人博客)这样目前以思考与评价gal游戏为主的网站带来一个新的观察视角——对游戏周边及社交媒体推广带动起的玩家群体良好互动氛围的观察视角。

寄语:愿沿着铁路的物语在中国继续延伸!

最后,来说说中文玩家这边的情况。其实不仅仅是本作续篇中将会加入中国元素,也不仅仅是进行豹先生11月来中国取材这件事。中文玩家的互动虽然不多,但也同样精彩:

在株式会社HIKARI FIELD公司在摩点网上发起本作国际中文版的众筹期间,就有玩家注册了8620.love的域名,并跳转至众筹页,便于大家记忆。(由于是玩家个人注册,今后将会如何使用该域名我不确定,因此就不做成超级链接了。)

进行豹在推特上表示想了解中国的内燃机车东风4 2002号机车的下落,由香港玩家千河将这条消息翻译并带到HF玩家QQ群里,经过玩家们群策群力纷纷在网络上搜索,以及永唯、螺丝两位玩家在实地调查,终于找到了2002号以及2001号机车的保藏地点,为进行豹发去了来之不易的照片。他们将这段寻找的经历写成了一篇纪事:《找到你了,2002》

目前也至少有香港、济南的玩家,以及上海的我,成为了八六布偶或玲奈布偶的主人,并且提交了各自有趣的设定。

如此,在《爱上火车》已经驶入中国(有了国际中文版),续篇即将向我们驶来的现在。我个人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玩家了解到这款游戏,并且也能通过各自的积极创作与彼此之间的友好互动,参与到《爱上火车》玩家群体的共同创作中去。

希望能如进行豹先生在10月向中国爱好者们的问候视频中所说的那样:希望铁路(的故事)也能在中国不断延伸下去!


(上图为进行豹先生乘坐成都窄轨小火车——嘉阳小火车取材时,我和他的八六布偶、玲奈布偶的合影。)



    分享到: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