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动画 > 【轻之文库专栏.第一卷】《黑礁》现实基础上的超脱现实(上)

【轻之文库专栏.第一卷】《黑礁》现实基础上的超脱现实(上)

作者:轻之文库.长弓手地鼠

导语:

当《军火女王》的蔻蔻带领观众面对各种各样的军火商和各种各样的枪火世界的时候,《黑礁》则以一种不一样的方法,展现了现实世界基础上,那些超脱于现实却又无比现实的想象。当现实生活带给你重重压力使你无法喘息之时,《黑礁》可能会从另一方面,告诉你如何逃离现实。

 

人就像骰子一样,将自己投向今后的人生

——《黑礁》

   (在鹫峰组那段出现的这句名言,其实也是整个番剧中心的内容所在)

各位好,我是长弓手地鼠。

《黑礁》作为2001年开始连载的漫画,在2006年动画化之后可以说再市场上获得了相当好的口碑。虽然其角色的安排方式和整体感受多少有种“恶意燃向”的感觉,但可以说,《黑礁》在当年家教,银魂,甚至是水星领航员这种作品的冲击下依旧能做出属于他的市场风格和表达方式,可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今天,我想分几个部分来谈谈关于《黑礁》的角色和《黑礁》世界的世界观,顺便探讨一下,《黑礁》的影响力和潜在价值。

首先,在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先谈谈《黑礁》动画化的那一年,也就是2006年是怎么样的一个环境。

.22LR 有关于片子的一些背景

日本在经历了一场十年之久的资产泡沫,在黑礁创作的2001年,日本正在处于资产泡沫的恢复期。在世界大国出现金融起色的时候,日本却还处于资产危机的时候。于是,《黑礁》大致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产生。

(百度百科有关日本泡沫经济的解释)

根据贴吧推测,主角在93年加入黑礁商会。在那个背景时间之下,主角作为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公司——旭日重工的职员,在一次护送公司重要光盘的旅途中被“黑礁商社”劫持。旭日重工为了严守公司机密,避免制造丑闻而买通黑帮追杀“黑礁”一行人灭口,冈岛对上司的不仁不义心灰意冷,在击退了杀手的追杀后加入了黑礁商社,并改名洛克。

(主角洛克)

可以说,背景中的日本正处于经济低迷期,也就意味着对于主角这样的日本小职员来说,生活可能比现在感受到的更加恐怖。也因此,洛克才产生了加入黑礁商会的想法。并与他们一同生活在罗阿那普拉岛上。

(黑礁商会的全体成员)

虽然说,罗阿那普拉岛是一个虚构的地方。但可以说,《黑礁》中出现的很多角色可以说都能够找到一定的现实依据作为参考。比如莫斯科旅馆这个俄罗斯黑帮,实际上可以追溯的应该就是真正的俄罗斯黑手党。而俄罗斯黑手党大部分的组成就是克罗伯和前苏联时期的军官士兵们。当他们从一个牢不可破的联盟中脱离出来之后,面对他们的可能更多是一种在空冥之中无尽的思考,他们身为军人,拥有军人的荣耀,但此时,即使他们在前线骁勇作战,身后的国家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样子。当你尝试去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身处于罗安那普拉岛上凡是拥有较强的权利或者主角光环的人,都处在一种行尸走肉般半死不活的状态的。

(罗阿那普拉)

.17 Remington 关于角色

所以在这样凑巧的情况下,黑礁中的黑手党和雇佣兵的世界就这么被这群人慢慢展开了。我想这个系列的漫画和动画之所以能够在日本饱受好评,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在那个时代背景下的日本人,都有那么一点想远离世俗的心。而这种想法一旦慢慢的开始成为现实,就会使得片子出现一种令人惊叹的催化效果。为什么而生存下去,挑战原有的社会道德底线。

(影片开场这段日本地铁站的画面,可能就是当时日本人大多数的生活写照)

片中的主角洛克其实就是每个日本大萧条时期工作的白领的真实写照。大家普遍怀疑那些大公司肯定在背地有什么奇怪勾当,一定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反叛这种不可告人秘密的行动,就会被人当成游侠来看待。

(游侠二人组,当然,这个游侠只是个玩笑话)

但如果真的将黑礁商会的人当成游侠,我想这也是对这部片子的一种亵渎。至少对于女主角莱薇来说,小时候受到的那些可怕经历,不会让她产生还需要行侠仗义的精神出来。他自己也这么说,当她需要爱和正义的时候,正义没有出现。我想,在片中。最为让观众们觉得有意思的应该就是主角的思维变化和“以为会出现的莱薇的思维转变”。当然,前者可能洛克做到了,但后者的莱薇,我想做到的部分还是少或不存在的。

(在第一季中出现的这段对话,以及对话所涉及到的回忆部分,充分展现了这个角色本身的世界观和理解。)

即便认为自己处于黄昏之下,不愿意看到鹫峰组的鹫峰雪绪最后走向黑暗那一面,但也被鹫峰雪绪的一句“你只不过是在自我逃避”哽的陷入了沉思。即便是在OVA中,为了弥补之前在鹫峰雪绪事件中未能救下鹫峰雪绪,从而选择在让最后射向罗贝尔特的那颗子弹变成空包弹,换来的也只是最后法比奥拉对他的痛斥——也许主角管那个叫做设计,但实际上,这与赌博无异。也最终,他总算是醒了过来,自己终有一天,会进入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会真正的成为罗阿那普拉的一员。

(雪绪质问主角的台词,几句话的融合其实已经震撼了主角的内心,也把属于主句的那种挣扎于阴暗面完整的表达了出来)

当然,富有戏剧性的不只是主角本身,还有让所有观众印象深刻的那对双子——汉赛尔和葛丽特。这对来自罗马尼亚的双胞胎杀手可以说是相当的悲惨。

(两人在完成开场的那段杀戮之后,在满地的弹壳与血泊之下双手合十,轻吻了起来,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恐惧感)

当80年代罗马尼亚政权动荡,孤儿被贩卖到地下色情电影界拍摄变态虐杀电影,虽然他们有幸逃脱,却在拍摄电影的这段时间被调教成了病态杀人魔。他们相信世界上存在吸血鬼,享受着鹅妈妈童话的世界,认为只要不断地杀戮就可以为自己带来不朽。

(把死者装扮成圣诞树,在尸体的头上插上国旗,嘴里还在唱着鹅妈妈童话,即便是歌声和声音听上去像是个孩子,但此时此刻能想到的,也只有恶魔了)

他们给观众带来的直观病态体验就是这对双子的互相称呼——他们时常交换身份,今天可能是哥哥,明天可能就是妹妹。虽然在原作漫画中,这两人据说都是男性,但在动画版中,两人的身份则是真正的一男一女。而弹幕上关于这两个角色最大的争议,便是双子最后的结局——哥哥被莫斯科酒吧的头目设计杀害,妹妹则被黑礁商会带到罗马尼亚港口一枪爆头致死。

(哥哥被莫斯科酒馆的狙击手狙中半致命部位,而莫斯科酒馆的头目此时正看着他慢慢死亡。)

(妹妹被本被他们要求来协助他们逃跑的逃跑专家在码头射死)

有人说,他们悲惨的遭遇应该最后以感化而终,而并非这样残酷的分离死亡。但也有人说,因为他们病态杀戮了无数的人,将他们最后致以死地仲裁本身就是对这两个角色最好的审判。在这我并不想支持或者否定哪一方,因为讲道理,出了奇怪的营销公众号和所谓的民逗之外,我想估计是不会有人去想这种本来听上去就很疯狂的问题。本身对于双子来说,生活的不幸已经进入,再想着去摆脱,已经没有那么容易,接受最后属于自己的结局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仲裁。

(也许最后ED部分,可能才是对两人遭遇的最大同情吧)

 

也正如同我一开始说的那句话一样——人和骰子一样,向自己决定的地方扔出自己,正是因为这样,人才是自由的;每个人的境遇都不一样,但是无论多么微不足道的选择,都可以投入自己,不是偶然;也不是随波逐流,而是自己选择的结果。

当然,我不会忽略掉的其他两个角色——女仆长罗贝尔特和鹫峰雪绪,先谈谈最让我感觉悲伤的罗贝尔特吧。首先我先引用一下维基百科的有关于女仆长大人的介绍。

【堪称是莱薇他们目前为止遇过最强的恐怖对手,她一向以戴眼镜的传统女仆形象现身,但是身上却携带可以毁灭一整座大楼的火力,从手榴弹到穿甲弹不等。她为了追击对手可以不计任何代价,包含自己的生命在内,只为了紧咬住对方不放。被洛克称为“来自未来的杀手机器人”,而她超乎常人的运动能力以及耐力似乎也有参考电影“魔鬼终结者2”。】

【引用自维基百科条目:黑礁 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企業傭兵 许可协议: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文本】

(女仆长的第一次出场,在YellowFlag酒馆的大开杀戒)

原来是前任哥伦比亚革命军的恐怖份子“猎犬”,在脱离组织后为洛夫雷斯家族的男主人所救,自此誓死保护这家人的安全。在家族继承人遭到黑帮绑架后,一路追其下落来到罗阿那普拉,追杀负责送货的黑礁商会。最后在Balalaika的“调停”下夺回目标,与莱薇一对一干架时将莱薇打昏之后扬长而去。

在洛夫雷斯家族的男主人被杀后,她为了复仇,再次回到了罗阿那普拉,对策划暗杀事件的美国特种部队复仇。由于愤怒加上用药过度,她已经陷入了接近猛兽的疯狂状态,对于所有挡路者几乎是杀无赦,变的更难对付,最后在受重伤后与洛夫雷斯家族继承人回到家乡。

当我去思考女仆长这个角色到底属于一种什么样的境地的时候,我便想到了有关于女仆长背景,也就是她曾经服役过的武装力量——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FARC(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一些背景。

(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旗帜,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是整个拉丁美洲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武装力量。1964年成立的时候,美国和欧盟认为他们的行为不仅威胁当地政府,还危及到平民安全,于是将其定位恐怖组织。但问题在于,冷战之后的FARC因为缺少经费,变成了真正的恐怖组织武装,与其原来的哥伦比亚共产党脱离关系。

在2007年,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人数甚扩张到了4000人左右。而罗贝尔特的外号——在她服役于革命军期间,则因为她杀人无数,包括妇女和儿童,准确无误的执行并完成每一次任务,对目标紧追不放,因此得到了“The Hound of Florencia(弗洛伦西亚的猎犬)”的称号。

(近乎军事化的FARC)

关于女仆长,可以确认的是,她的原型应该是终结者中的T-800。只是相对于T-800那种没有情感,没有知觉,不知道何为恐惧的情况来说,女仆长更给人一种“因为被恐惧和罪恶感包围,在迭戈·霍谢·圣费尔南德·拉布雷斯(女仆长的主人)的保护下短暂获得了救赎,却在主人遭到爆炸死亡之后重新爆发这一本性,成为了猎犬。

在片中,女仆长是想摆脱这种情况的,那些从前的事情对她产生的压抑感和自己基于想要寻找一个救赎的诉求最后却成为了抗抑郁药和致幻药作用下的人格爆发,才彻底导致了这个角色最后的结局——当然,在漫画中,她的结局是杀掉了美军作战小队,最后和少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在动漫中,该结局变成了与美军磕了个半残,在少爷的感化下,与少爷生活在一起。当然,那个时候的女仆长已经没有办法再重新工作,只是被少爷当做生命中的另一部分好好地养着。

(最后虽然悲伤但真的美如画的女仆长)

女仆长是否是悲剧的?我想这点大家都应该很清楚。如果对于双子来说,死亡才是摆脱现实生活的唯一办法,那对于女仆长来说,除了死亡,她还有少爷可以成为她唯一的精神寄托,支撑她好好地活下去,尽一个自己作为女仆长的义务(当然按照那个结局的尿性,我估计过去不是女仆长,是家里的女主人了),这种除了死亡以外还有路可选的抉择,可能看上去更美好一些。但就算是这样,对于女仆长来说,这一切真的可以吗?

.45ACP 鹫峰雪绪与迈克·柯里昂

其实在看到雪绪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真的是心动了,讲道理。

一个穿着校服,戴着眼镜,喜欢看书,文文静静,但当她站出来独当一面,成为鹫峰组的老大,与莫斯科酒店对抗的时候,我真的心动了。你会由衷的产生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但可惜,我是估计我遇不上这种妹子了。

可以说,鹫峰雪绪这个角色完美印证了洛克说的那个骰子理论。这也让我想到了可能和她比较类似,但其实人家是三次元里的人——《教父三部曲》的迈克·柯里昂。

关于柯里昂大佬,我想我不用介绍太多,作为老柯里昂的寄托,迈克·柯里昂本来被寄予厚望,所以老柯里昂也不让他插手家族事务。但事实上,迈克不仅最后不得不插手了,还做得比其他兄弟漂亮,虽然结局依旧是悲剧,但也足够了。

当鹫峰雪绪和他身边那个姑且被我成为白夜叉的家伙出现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江南创作《龙族》里的绘梨衣,当然,后面这个妹子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也打消了我将她与绘梨衣对比的心思。在日本这一个“不怎么罗安那普拉”的地方,妹子却以自己的手段向巴拉莱卡证明了自己的手段和价值,虽然最后还是以悲剧收场,但却是本片中为数不多的哀而不伤的角色。

虽然鹫峰雪绪的部分实际上是巴拉莱卡的自我救赎的过程,但这两人的对比和结局中,给人带来的更多是一种思考,当你一只脚已经踏入黑暗之中,即便你深处夕阳之下,那和身处于黑暗,是否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差距呢?

(雪绪的最后结局,是相当沉着冷静的自刎,顺带一题,雪绪自刎的时候提到了在她命令下死亡的部下刚好是十一个,和日本历史上那杀掉总理的十一个军官有点相似)

声明:第一卷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第一卷 Vol.1

简介

“第一卷”是轻之文库为轻小说创作者提供的一个知识与信息交流栏目。

主要交流围绕轻小说产业与内容创作领域,覆盖泛二次元相关领域,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可以博采各家之所长,深入探讨产业发展、作品解析以及内容创作的运作规则。给轻小说创作者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资料,为整个创作环境的改善做一点微小的工作。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现实与梦想交织,这首蓄势待发的二次元进行曲正式开始奏响……

第一卷微信公众号

稿件征集

热爱这个圈子的你,如果对二次元作品有独到深入的见解,

乐于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创作经验,或者是想要搞个大新闻,

那就投稿给“第一卷”,成为我们的专栏作者吧!

 

稿件征集方向

◇ 作品分析以及评论,不仅限于轻小说,漫画、动画、电影等皆可

◇ 对ACGN业界理解以及分析

◇ 创作与写作方面的心得

◇ 二次元业界新闻爆料

◇ 有价值的内容翻译

 

投稿邮箱:linovelzl@vol1.us

邮件标题:【第一卷投稿】+稿件标题+作者笔名

邮件正文:样稿(word格式附件)+联系方式(如QQ或微信)



    分享到:
轻之文库
“第一卷”是轻之文库为轻小说创作者提供的一个知识与信息交流栏目。主要交流围绕轻小说产业与内容创作领域,覆盖泛二次元相关领域,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可以博采各家之所长,深入探讨产业发展、作品解析以及内容创作的运作规则。给轻小说创作者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资料,为整个创作环境的改善做一点微小的工作。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现实与梦想交织,这首蓄势待发的二次元进行曲正式开始奏响……
http://www.linovel.net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