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游戏 > Galgame > 浸入那片,有光存在着的世界……(PS VR游戏《夏日课程:宫本光》初次玩后感)

浸入那片,有光存在着的世界……(PS VR游戏《夏日课程:宫本光》初次玩后感)


宫本光,我的一位女……学生。对,我成了宫本光的家庭教师,在某个不知名的VR的世界里。

好吧,谨以这篇文章,来记录一下我第一次长时间玩PlayStationVR的感受与思考——以《夏日课程:宫本光》为观测窗口。

比起技术上的震撼,给我更大触动的是形而上的认识实践层面的。正如网上不少评价所言,视觉分辨率不高是目前包括在SONY PlaystationVR在内的三大VR设备共通的问题,而PS VR表现得最明显。具体来说就是看上去会有马赛克、有像素点——特别是当目光集中于虚拟实境中远处的某个小范围区域时。

然而,其实我一点也不在意那马赛克,甚至觉得这种马赛克可能成为一种浪漫、情怀——就像现在iOS平台上那些8Bit像素风格的复古游戏一般,VR的虚拟实境效果加上些微的马赛克,构成了一种风情——对,我更愿意把它说成是一种风情,因为它蕴含着世界感知层面的浪漫。那么,为什么我对马赛克不在意呢?我从中学开始,眼睛略有散光。并不是说眼睛散光可以抵消VR的马赛克,而是说,其实我们只要习惯了一个视觉缺陷状态,就不会特别在意。依我的体会,刚发现眼睛散光的那一周,我十分紧张,怀疑是得了什么更严重的疾病,甚至怀疑过某种超自然的力量——后来去了眼科就诊,发现也仅仅是司空见惯的散光而已,反倒十分放心下来了。后来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逐渐适应下来,也就完全不会感到散光症状的存在了。而相信也有不少人患有近视眼、远视眼或是其他眼科疾病吧?一句话——视觉上的缺陷,进入「习惯」的状态就好。因为很快,视觉与大脑会逐渐降低对这些异样情况的灵敏度,转而去接收和处理其他更新的信息——更何况是在PS VR的游戏世界,游戏信息是经过设计、会不断推送过来的,所以马赛克完全不会成为被长期注意到因而影响游戏体验的技术问题。

不过,也正因为刚佩戴上时,或者看虚拟实境中远处小范围的区域时,偶尔也会注意到马赛克的存在,外加其实我在去年夏天在上海的Sony Store就体验过PS VR,因此今天买回家的这台VR并没有在技术上给予我什么很大的震撼。哪怕音乐也并没有——戴上SONY MDREX750AP耳机给我的感受虽然可以模拟出一个比较真实的空间方位,不过给我的震撼远没有小学时第一次佩戴立体声耳机来的强烈。

但是在形而上的层面,在认识实践的层面,这让我第一次觉得人类可以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以及对新世界的认识体系,这个体系占据我们五官的权重可以暂时性地超过本来的世界。虽然PS VR只占用了五种感官中的两种——视觉和听觉,但其实人类的五感在普通状态下的权重并非相同的。我没有具体的科学依据,但常识告诉我们:嗅觉在正常情况下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味觉与触觉也只有在吃东西、抚摸感触的时候比较突出。视觉和听觉则成了权重很高的两种感觉。现在,VR可以以头盔加耳机的形式,部分地占据视觉与听觉因素,可以说是令对虚拟世界的信号传递入大脑的权重,超过了那部分不包含虚拟世界内容的信号所占据权重。

尽管我知道一旦发生突发情况——假设是火灾吧,我的嗅觉立即会提醒大脑警醒起来,然后我会主动让视觉与听觉脱离PS VR装置,将五感完全用于吸纳现实世界的信号,用于面对和处理眼前的危机。但是在和平、日常的情况下,能让我觉得虚拟世界的信号压过了非虚拟世界信号这件事本身就很具有形而上的分析意义了——用大白话来说,刷新三观(至少是世界观)。

再往具体的细节谈一下感受和想象,《夏日课程:宫本光》里有一个至始至终出现的道具——手机。玩家可以通过移动手里的PS摇控杆来模拟手机放在耳边的位置——左耳、右耳、面前或是其他任何地方。而此时画面当然不用说了,手机语音声音也能呈现出明显的空间方向感。以上这个场景说起来简单,但如果给这项技术加以强大的运算能力,以及一个实用场景呢?例如是网络游戏的群体战斗场面。其实我不太喜欢战斗中的真人语音,感觉那会破坏MMORPG的角色扮演的感受。但换个角度考虑,如果战场上每个人的语音(经过符合角色人设的变声后)、武器碰撞的效果、技能魔法的声效……如果以上这些都能将方位与朝向等因素考虑进来,做成一款VR MMORPG的话,我想这会是一场精彩、写实、激烈震撼的集体副本表现。

当然,在技术日趋成熟的同时,内容的充实就显得很重要了。刚才我玩通了《夏日课程:宫本光》一周目,新鲜感不言而喻,但一周目也不过一、两个小时就能打通的游戏量。虽然二、三周目可以开启更多游戏内容、也可以继承原先的学习能力,但如此重复的游戏,我也很难说自己再玩个几天不会厌倦。

一方面,我期待着像Siri或Cortana那样的可以自由对话的人工语音智能——天哪,我想举出一个更出色的人工智能语音助理,但发现想起来想去还是她们俩。另一方面,我也不认为只有自由对话模式下的人工智能才会让人感受到真实。显然,玩过Galgame的玩家一定觉得某些Gal特别能打动人心,特别能感同深受。而这并非归功于自由度或自由对话的能力、而是在有限而合理的几个选择项内,创作出一份有深度、能打动人心的剧本内容。这些应该是日系游戏剧作家们的擅长之事,希望与VR的结合能给他们带来新作品的灵感与空间。

我并非在各个方面都是乐观主义者,但至少在技术方面,特别是VR技术方面,我持有乐观的态度。或许这是因为我对现实世界之悲观,而反倒造成了我对虚拟实境的世界的乐观期待——就像混沌无明的无序宇宙中,偶尔升腾起的一小片秩序。人生苦短,也就意味着人不用承受自大爆炸到未来热寂之间的所有时间和失序。那么,就让我浸入那片,集众人设计而形成的、有光存在着的世界吧……

P.S. 以上截图是用了PS4(Slim)的Share按键调用的系统内置截图功能。截出来的图片不知为何都很模糊,画质也很不好。实际无论在PS VR眼镜中体感远比这截图要真实可信。

P.S.2 本以为PS VR对场地空间的要求很高,但实际上我坐在离摄像头水平距离大概一米多一点的位置上,下面还有一大片书桌区域,基本没有感觉到障碍和操作不便!



    分享到: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