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动画 > 名为疼痛的成长,从伪恋到真恋的平行线——人渣的本愿

名为疼痛的成长,从伪恋到真恋的平行线——人渣的本愿

再重复一遍,人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这是我一贯的主张。

如果因为某件事情轻易让自己改变,那原来的自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自己吧。

自我以及拥有自我意识的人总是拒绝改变的。保持自我的统一性,这是人类应有的姿态。

即使如此还想要改变的话,那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从高处跌落,摔得遍体鳞伤,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痛楚,于是本能的想要回避那种疼痛。世人常把这样的行为定义为成长。

这是《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第6.5卷中大老师的一段台词,不知为何在看完《人渣的本愿》之后突然想到这段台词。或许是因为人渣与大老师一样,都是一段关于追寻爱情真物的成长故事,只是表现方式是两种不同的极端罢了。

《人渣的本愿》的故事是从17岁的安乐冈花火与17岁的粟屋麦恋爱开始,17岁的安乐冈花火喜欢隔壁家的“哥哥”,同时哥哥也是学校的老师;17岁的粟屋麦则是喜欢学校的音乐老师,因为两人都知道无法听到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说喜欢,于是花火与麦开始了两个人的“伪恋”。

两人的伪恋遵循着以下三条协议:

  • 不能喜欢上对方。
  • 若是一方的恋情成功了,关系就结束了。
  • 无论何时都必须满足对方生理上的需求。

世人把这种伪恋称之为“人渣”。

于是我们看到了《人渣的本愿》中一段又一段的床戏,对于17岁的安乐冈花火来说,被触摸后才第一次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对于17岁的粟屋麦来说,通过触摸花火来派遣自己的性欲。两人在发泄自己肉体的欲望的同时,都把对方脑补成自己想象中爱恋的对象。对于花火来说,那双抚摸自己胸口的手是哥哥的,相对的自己不能发出娇喘声要让麦把自己当做茜老师。

只是,两人每次都在本番前戛然而止。

只是,安乐冈花火还是一个处女,而小麦已是不是处男。

对于花火来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小麦,对小麦来说亦是如此,只是两个很相似的受了伤的人靠肉体交织在一起,互相抚慰对方的伤口,因为一旦醒来之后发现床边少了一人,就会感到无尽的空虚与寂寞。

尽管,彼此都只是对方的替代品而已。

我们真的非常执迷不悟,越是喜欢对方就让自己越憔悴,等我发现时,和小麦相处的时间已经与日俱增。

给这段人渣关系添油加醋的是小绘与欧端最可的登场,对于花火与小麦来说,有他们爱恋的人,相对的也有喜欢他们的人。

最可是小麦的青梅竹马,以公主自居的小麦整天穿着可爱的萝装洋服,而把小麦当作自己的王子;

小绘虽然是女生,却在一次被花火从痴汉那拯救之后无可救药的爱上的花火。

于是,最可上了小麦的床。

于是,小绘上了花火的床。

尽管,小麦喜欢的是茜老师。

尽管,花火喜欢的是哥哥。

尽管,花火和小麦正在交往。

他们都在追求真物,年轻的他们却又彼此伤害着对方,或者确切的说小麦和花火在伤害着最可和小绘。只是,这一次,小麦又一次在本番前戛然而止,让人感叹这人真是个温柔的混蛋。用小麦的话说,自己想要听到的话,是绝对不会从心仪的那个人嘴里说出来的,反过来说,从“并不”心仪的对象哪里倒是已经听到过很多次了,那就是优越感啊。

小麦与花火把最可与小绘当作沉浸于感伤时候的材料,同时对于改变感到害怕,在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之后只能回过头去伤害喜欢自己的人。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渣吧。

打破这个来互相伤害吧的平衡的是茜老师的登场。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茜老师才可以算是《人渣的本愿》的真主角,从一登场就是碾压一切的存在,茜老师对于花火的碾压就如同一个已经拿着顶级装备的人回到新手村一样。

茜老师善于使用自己作为女人的柔弱,并且沉浸在身为女人的优越感之中。对于小麦来说,茜老师给他的印象是感觉到做作、软弱又可怜,身边没有男人的就活不下去,连耍笨都是出于心机,但是对于这样的茜老师小麦却是喜欢的不要不要。

而对于茜老师来说,她追寻的并非得到某个特定男人的爱,而是追寻自由。灵魂上的自由以及对于女生的优越感。并非因为喜欢男生而和对方上床,只是为了获得女生嫉妒的眼神。这种人也被世人称作为人渣。

所以当茜老师对花火说出自己昨天和钟井老师上床之后,花火变得歇斯底里了,一边逃到喜欢自己的小绘那边寻求身体上的安慰,一边和花心男交往也想学着用身为女生的魅力去勾引男人。只是,作为处女的花火明明想要利用自己身为处女的优势,却一次又一次的被牵着鼻子走。

或许,真的对于人类来说,改变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吧。

对于花火来说,想要牵着男人鼻子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对于茜来说却再简单不过。对于茜来说,美丽的事物本身没有任何的意义,就和做爱一样,因此第一次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从回忆杀中我们可以得知,茜再被学长夺走了第一次之后,就开始追求着无意义的欢愉。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也对身边聚集的好感没有执着。用茜自己的话来讲,就是美丽的容器中未必基友美丽的灵魂寄宿在其中。茜不仅自己的感情是伪物,而且自己的灵魂都是伪物,只是一个空有美丽的外表的花瓶而已。

一方面茜不断展现着女性的魅力,另一方面茜的内心却像一个小孩一样单纯,至少小麦是这么认为的。不断主动出击,再不断换新的男人,只是害怕自己被伤害被抛弃而已,因此将主动权紧紧拿在自己手上,尽管茜过去与学长的桥段并没有描写的太过详细,我们不难猜出茜可能是在失去了第一次之后被学长抛弃,因此才会不断主动出击,对于茜来说让身边的女生嫉妒自己这个借口都是伪物。

而对于这样的茜老师来说,让她这个喜欢掌握主动的人深陷被动的,是钟井老师。为什么在和自己上过一次床之后,一起约会了那么多次还不去宾馆;为什么明明告诉对方自己是碧池对方还说继续这样就好。在与钟井老师的旅行,那场被钟井戏谑为偷情旅行的过程中,茜老师处处深陷被动,最后被钟井老师求婚的那一刻,茜的人生发生了改变。

 

再重复一遍,人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这是我一贯的主张。

如果因为某件事情轻易让自己改变,那原来的自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自己吧。

自我以及拥有自我意识的人总是拒绝改变的。保持自我的统一性,这是人类应有的姿态。

即使如此还想要改变的话,那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从高处跌落,摔得遍体鳞伤,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痛楚,于是本能的想要回避那种疼痛。世人常把这样的行为定义为成长。

那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茜老师呢?是被学长拿了一血之后开始不断追求“自由”主动出击的茜,还是在钟井面前出处被动被求婚的茜呢。

不管怎么说,最后茜老师成长了。

茜老师与钟井老师的结婚也促成了安乐冈花火与粟屋麦的成长。按照故事的时间线,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是18岁的花火与18岁的小麦了吧。在经历相互伤害喜欢自己的人,在经历了失恋旅行,在经历了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在了一起。

18岁的安乐冈花火与18岁的粟屋麦再次在了一次。

而这一次,花火与小麦并没有肉体上的接触,而是不断交谈聊了很多,仿佛要填补之前的空白。

这一次,两条平行线再次交织在了一起,如同ED《平行线》里唱的那样:

对改变想法感到畏惧而暗自增添上

仿佛要将我一分为二的平行线

无法启程的两人是否无论何处都能到达

无从谈起的故事是否能在心中刻下痕迹。

《人渣的本愿》就是这样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对于花火与小麦来说,这段感情是否也是有意义的呢?那一定是有意义的吧,因为人都是在伤了、痛了之后才会改变、成长的生物。而这一次,他们终于可以开始他们的真恋了。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2 thoughts on “名为疼痛的成长,从伪恋到真恋的平行线——人渣的本愿

  1. 写的很不错。花火和麦之前的单相思应该说是不成熟的爱恋,经过了这次的洗礼,最终相信他们能够迈出向着自己幸福的第一步。只是有点可惜,花火和麦相知相识,最终却没有走到一起,擦肩而过的刹那,也就代表着他们真正放下了过去,勇敢向前。
    唉,其实我是百合党,可惜了。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