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游戏 > Galgame > 这是我们第一次穿着衣服接吻——《没有天使的12月》

这是我们第一次穿着衣服接吻——《没有天使的12月》

有些剧本,我们年轻的时候永远无法领悟。《没有天使的12月》就是这样一款Galgame,当我在大学时期第一次通关这游戏的时候,打下了4/10的低分,了解我的人知道我很少打分打这么低。而当最近拿这游戏又复习一遍的时候,恨不得给这个游戏打下10分。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这样一个“人渣”,1月新番《人渣的本愿》的热度已无需我再赘言,不少GAL老玩家再看了《人渣的本愿》之后都会想起题材相似的Leaf黄金期的游戏《没有天使的12月》,正好之前刚把Leaf的另一款旧作《白色相簿1》通了一遍,于是把《没有天使的12月》拿出来复习一遍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没有天使的12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剧本,在多年后当笔者再次拾起这款游戏的时候,会给出截然不同的评价并感慨这样的剧本自己在年前的时候永远无法领悟?

这是这个将“性”与“爱”完全分离的剧本,甚至在绝大多数的结局中玩家能感受到的仅仅是性,在掏空身体之后残留的唯有事后的空虚感,在这样一个剧本中没有真实、亦没有爱、更没有天使。

我玩了这么多Gal,没有见过哪个Gal的第一女主是从炮友开始的,无论是在《没有天使的12月》之前,还是在这之后。这样一款2003年发售的游戏走如此真实与致郁的路线,如同《白色相簿1》一样又是一个太过超前的企划。更令人致郁的事,在绝大多数结局中,男女主角在最后依旧是炮友关系——似乎这已经是最好的归宿。

游戏的男主(在游戏开始时玩家可以自行命名,不知道有多少玩家会输入自己的名字)根据高中的年纪推测应该是个17或者18岁的中二病,在学校是个不良整天翘课跑到天台去抽烟,整天思考着自己活着感觉没什么意义,为了活着而活着过着如同空壳般的人生。男主再这样思考下去总感觉都要变成萨特或者加缪思考存在主义……而在这个时候,男主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与一位名叫栗原透子的女同学做爱。

栗原透子可能是Gal史上最不可爱的女主,没有之一。眼镜、短发……纵使是みつみ美里的人设也让人完全萌不起来,即使是脱了衣服的时候。更关键的是透子的性格弱气、整天跟在青梅竹马的班长榊忍后面被同学当作班长的跟屁虫、被人叫做呆子……就是这样的女主栗原透子在捡到男主从天台扔下的烟蒂之后,她/他们的生活发生的改变。

面对男主半玩笑、恐吓式的“你再不滚开我就来侵犯你”,透子选择了颔首。对于透子来说,被世界上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只是班长榊忍的附属品的透子来说,自己被人所需要、即使只是身体能被人所需要,被男主说上一声你的身体很舒服,这就是透子现在存在的价值。两个不知道为何而活着的肉体空壳,通过这样的方式肉体连接在了一起,通过感受彼此的体温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只是在那每一次缠绵的彼方,没有真实、没有永恒,更没有爱情。

而这就是《没有天使的12月》的故事开头。

被透子称作“温柔”的男主并非人渣,通篇下来后能够发现,男主只是一个17岁的中二少年,在第一次体会到肉体的欢愉之后便委身于肉欲之中。就是因为做不到拔屌无情,男主终究只是一个中二而成不了人渣,无法唯心的对透子说出喜欢你的谎言,明明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上帝可以尽情的占有眼前的这个少女,却又无法舍弃自己当作宠物一般“圈养”的透子。在透子线中男主收养了透子救下的名叫“波依”的小狗,这亦是男主的温柔。

一方面不停的在否定这个世界,否定存在的意义,一方面又无法做到伤害别人,到最后只能抱怨没办法还是我来吧。在透子线中我们已经无法区分到底是谁救赎了谁,我们能感受到的仅有在一次次缠绵中两个肉体的空壳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尽管那并非真实,也非永恒。我们看到了唯唯诺诺的少女竟然能主动说出“今晚我们来做吧。”这样的台词,这样的关系既是相互的救赎同事也是依赖、一种绑架。

在透子线的结局,男主在蛋糕店打工的大姐姐麻生明日菜那“出轨”绕了一圈之后,才发现自己对于透子真正的情感。面对明日菜留下的透子天桥自杀的假信息,男主终于敢于直面自己的感情。

“像这样穿着衣服接吻还是第一次。”在这样一句不输两部《白色相簿》的台词之中,在圣诞夜的飘雪之下,透子线的故事如同12月的飘雪那般落下帷幕。

除了透子之外另外四个女主的线路,不管那条线游戏的共通部分都是从和透子成为炮友开始,这样真(cao)实(dan)的设定无疑使得这游戏阴郁的气氛更添上一层阴霾。

班长榊忍线的主线可以归纳成“罪与罚”,觉得做爱这件事情下流污秽的忍,在偷窥男主与自己青梅竹马透子在教室里做爱之后,不但没有上前制止,而是在一旁看了产生了反应并且自O。在与透子在教室里做爱被忍发现后,选择追忍是进入忍线的关键选项,被男主发现的忍不但当场失禁,并且坦白自己在看到好友被侵犯后性奋的罪之后,要求男主同样来侵犯自己作为惩罚。

于是这样一对相互把对方当作仇人的人,在学校的厕所内第一次下身纠缠在了一起。男主不但刺透了忍那薄薄一层膜,同时捅破了忍那高贵的自尊。于是两个相互讨厌的人肉体一次又一次纠缠在了一起,温柔的男主无法舍弃与忍炮友的关系,因为一旦中断这种对于忍的惩罚,忍将不知会更加堕落向何方。同样温柔的男主无法保持同时拥有忍与透子两个炮友的关系,所以我说男主只是中二而并非人渣,在与忍的交媾中男主逐渐对前炮友透子疏远并被透子发现。

在忍线有一个很有意思的BE,双方都接受了男主与忍的关系,并且最后发展成3P的结局,尽管这个结局没有CG,在留白中留给玩家无尽的沉思。而在忍的TE中,渣不起来的男主最终在忍与透子间选择了忍,两人躺在雪地中手指相交,对于两人来说这就是爱情吗?或许并非如此。

麻生明日菜是男主打工的蛋糕店里的大姐姐,明日菜对男主主动出手并说出喜欢。然而在明日菜线中我们得知了明日菜的过去,因为父母关系而造成现在明日菜的伪装,渴望被爱的明日菜在高中时就变身为援交少女,通过奉献自己的肉体而换取对方一句虚假的喜欢。在游戏中,男主(玩家)很容易逃到明日菜的NE当中,明日菜对于男主的温柔就如同男主对于透子的,是主人对宠物式的,也是男主口中常说的GIVE AND TAKE。在明日菜的TE中,男主在得知明日菜的真相后依旧选择在一起,比起爱情这样的结局更接近于相互慰藉,或许这也是一种在一起的方式。

比起明日菜线明日菜的剧情,这条线中透子和忍的反应要更加有意思一点,个人觉得不是这游戏太过现实阴郁,这样的台词绝对比白学还有杀伤力。

而在明日菜线男主被明日菜疏远的时候,男主又选择去找透子打炮,结果打炮的时候被全裸的透子扇了一个耳光:为什么,为什么要注视着麻生小姐。明明抱着的是我,却、却一点也没有想着我。

对于想要从肉体渴望更多的透子来说,男主在明日菜线的时候却连一句说谎的谎话也说不出。顺带一提说了的话又回到与透子炮友NE结局上了。

须磨寺雪绪的剧情同样如同男主开篇的思考一样,让人容易陷入存在主义的思考中,思考我们存在的意义为何而活。不同点在于男主仅仅是中二抽个烟找透子打个炮就释然了找到了存在了意义,同样跑到楼顶的雪绪很认真的思考关于自杀的事情。

雪绪第一次天台出场时的剧情十分有意思,从存在主义的观点思考到决定论,甚至有点缸中之脑的意味在里面。思考自己究竟是不是自己,自己背后是否有人操纵。雪绪思考着如果被神明操纵的话,那自己跳下去就是命运。——这点熟悉哲学的话应该知道很接近决定论的观点了。

同时雪绪又思考着如果自己是按自己的意识跳楼的,那不是就是在讽刺神明,想想就让人心跳不已。

在被男主知道自己的自杀倾向后,与透子类似雪绪想通过做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在雪绪线中,男主无法舍弃自己的炮友雪绪,于是就有了两人相约天台自杀的结局……

叶月真帆线同样是一条让人引发思考的剧情,不过并非思考存在主义,而是讨论我们为什么要做爱。作为基友的女友,真帆线可以说真正是点题的一条线路。思考着性与爱情的分离:

因为彼此喜欢才做爱

还是因为能做爱才彼此喜欢

喜欢的话就必须用做爱来回应吗

还是说,不做爱就没办法传递喜欢的心情吗

舒服也喜欢是两回事,一个人H也很舒服

因为男友想要和真帆做爱而逃开了真帆,与前辈(男主)讨论起关于性与爱的话题。尽管两人的做法完全相反,在性与爱分离这一点上观点却极其一致。

真帆线是男主唯一一条看透自己和透子关系的线路,男主意识到自己一直只是依赖着透子的软弱而已。而真帆则在一次次的相谈中对与自己性爱观相同的前辈所吸引,说出了不想被做爱这件事左右,但是如果是前辈的话就没关系,因为如果和前辈做爱的话什么都不会改变这样的台词。

这条线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在第一次真帆与男友吵架自暴自弃到男主这献身的时候,如果选择做了的话就主动通向BE。而在最后被真帆吐露心声之后无论选择做不做都能通向TE,这也是整个游戏中唯一一个不啪啪啪就能TE的女主。只是在TE中在真帆与男友分手后就戛然而止,留下了比圣诞夜大雪还要无尽的留白。男主只能借给真帆胸痛却无法给她拥抱,这样的结局又是否是爱呢。

纵观5个女主的TE,无论哪个我们都似乎看不到真正的爱情,留给玩家的只是那漫天的飞雪已经无尽的思考。

就如每条结局最后所写的那样:

那并不永恒

也不真实

只是曾经存在于那里的一份感情

关于《没有天使的12月》的性爱观笔者也能写很多,不过留到讨论《人渣的本愿》的时候再写吧,这里也同样留个留白给读者慢慢思考。这是一款我们年轻时候无法领悟的游戏,或许到了30岁我们依然无法完全领悟作品中角色的情感。不过我知道,这样一个自称并不真实的剧本,或许才是还原那性与爱最真实的模样。

因为,不论是哪个月,这个世界上都没有天使。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