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读书 > 《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第九卷读后感

《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第九卷读后感

 

不知不觉中,《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的系列轻小说就读到了第九卷。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已经超过了《狼与辛香料》,成了我个人追读轻小说连载卷数最多的一个系列——或许也已经达到了我个人阅读的所有文字类书籍的最高纪录。

上海话里有个词叫「吃」,是指「吃这一套」的意思,也就是对某一套路、某个主题、某个模式或题材很喜欢,一种保持持续热忱的喜欢,也可以说是很「对胃口」。我到底吃这一系列小说的什么呢?或许是回忆我个人网络游戏方兴未艾年代工会的感觉,更或许是这本书能够补足我个人从未体验过并一直视为缺失的体验:日本学校的社团生活,以及日本网络游戏的线上生活。

这本系列小说《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用基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方式,告诉了我这两点。

第九卷的故事从开头起就飘着淡淡的忧伤——在即将到来的新学期,可能必须遵从学校「社团招新」的规定,而必须招募新人加入。其实我并不太理解这份忧伤,因为现充级同学玩家秋山奈奈子也是后期加入的,也有西村的妹妹作为新社员替补的可能性,因此我不太理解为何社员们会对招新有所抗拒。或许以「拯救废人玩家亚子」而成立的这个社团,以「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是网游宅女」(濑川茜)而成立的这个社团的集体性格,会更为内向和区域自闭吧。

为了消解这样的顾虑,因此在第九卷的故事中,开始了社团的第二次户外集宿,尽管看起来有些对不起斋藤老师——近日我在一些社会新闻中看到了日本教师在课余时间陪伴学生其实是作为一种无偿的义务劳动——不过好在猫姬老师也很享受集宿的温泉与网络游戏。

因为在之前的几卷中,已经写过了夏天时的集宿活动,因此这一卷的集宿就放在了冬春之交下雪的季节,并引入了经典的「雪夜山庄」侦探剧模式:在第一天描写各人在滑雪场的闹剧,以及经典的温泉洗浴桥段;在第二天则画风一变,同时在线上游戏内和线下集宿生活中加入悬疑侦探模式,要同时解决线上游戏毫无踪影的PK玩家,以及集宿过程中一件件安全相关用具失窃的事件。

说来也巧,我以前也简单地构想过一篇作品,是以玩桌面角色扮演游戏TRPG为背景,杀人凶手以TRPG的退场为方法而使玩家孤立并加害,同样侦探也以游戏扮演元素推理出杀人凶手的身份。尽管《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第九卷的故事中线上线下的两处疑案并没有交织到一起,但也算是很有意思的双轨并进的故事了——更妙的是,线下集宿生活的谜团破解、疑云散去后,故事主题又首尾呼应地回到了众人对社团当前人员构成的念念不舍中。

《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第九卷滑雪的那段故事中,西村提到了这个闲散小社团的行动模式——秋山奈奈子执着于要留下众人共同的回忆,问怎么大家不是一起滑雪,反倒分头行动?西村说他们无论是线上线下也都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我大多會陪著亞子,其他人則自由活動,要是所有人都膩了就會合一起玩。」。

我想,这应该就是我十分认同,也就是我很「吃」的一种人际关系:不是为了某个目标、为了追求某个数值,而是就这么聚在一起但也不太紧密,没有牵连,自由自在却也有时会集体行动。既没有正式的「集合」,也就并没有过于悲伤的「解散」,就这么天长地久,却也无所执念。从《现视研》到《记录的地平线》中的「放荡者茶会」,再到本书中的这么一个社团。是「废人」、是「重度玩家」,却又不陷落于世间对于御宅族的刻板印象。能够窝在一起,却也各具特征。颇有中国古代神仙故事中「七贤」、「八仙」这样神仙道的境界。

作为并非剧中人,而是读者来说,我还是蛮期待故事中的电玩游戏社招新的——所以怀着这份期待的心情,我想尽快阅读到第10卷轻小说,也期待在今后的故事中,御圣院学姐能更多活跃于剧情中的表现!

(题图为本作封面)



    分享到: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