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5次元 > 缘子小姐:始终处在边缘处的缘子小姐

缘子小姐:始终处在边缘处的缘子小姐

我也忘了,最近是在浏览什么购物网站或者爱好者博客时,注意到了「缘子小姐」系列玩具。随意地浏览进而变成了注目、凝视,再到访问官网查找系列资料……有一种算不上是吸引人的感觉,也不是可爱、更不是时下流行的萌。总之,就是「无趣中的有趣」。所以我在买了几款缘子小姐系列扭蛋之后,也自己试着带出门拍了回照片。于是,我用这篇文章来简述一下我的感受。

缘子小姐,日文全名是「コップのフチ子」,翻译过来是「杯子上的缘子」,或者直接缩略为「杯缘子」。之所以叫フチ子,也是缘于该系列扭到玩具被设计成易于摆放在杯或碗的边缘,增添人们对食物及餐具拍照时的有趣元素。后来甚至还出现了造型奇怪的「被压扁的缘子小姐」作为杯垫的系列产品。缘子小姐系列扭蛋由日本奇谭公司发售,形象设计者为漫画家タナカカツキ。除了缘子小姐外,类似摆在边缘的还有猫咪、皮卡丘、船梨精等形象。

但为什么,缘子小姐的形象似乎就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呢——不,我甚至无法准确地形容这种奇妙的感受。显然,与其他手办、模型、玩具相比较,根本算不上可爱、漂亮或富有魅力,只能说是普普通通。而从尺寸和价格来说,缘子小姐系列尺寸大约是5厘米左右的高度,价格则是两三百日元(现汇率约合12~18元人民币)左右一个扭蛋(与其他商品组合出售的限定版不算)。缘子小姐的造型被塑造为一位朴实无华的办公室小姐,在一档NHK(日本放送协会)的节目中,因为规定介绍商家时避谈商品名称,节目中便临时改称为「OL人形」。这件事当事在爱好者之间引起了讨论与报道,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缘子小姐的形象确实就是普通无华、甚至可以说代表着大多数人对日本现代办公室女性典型印象的样子。

那么,缘子小姐何以吸引我,以及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爱好者呢?

我先自己做了思考。我觉得有趣而奇妙的地方,是缘子小姐的冷漠。

这并不是最近网络上流行的那种冷漠脸,一脸「你说的东西一点都不有趣」的那种反馈,而是一种根本意义上的「不处在同一个世界」的冷漠。

怎么理解呢?现在大部分手办都是人形的,并且是与观赏者进行情感互动的——主要体现在表情与动作的运用上。有的手办微笑,有的暧昧,有的傲娇,或是傲慢、愤怒等等……无论是取悦还是鄙视,总之是对观察者的一种反应。手办是在对观察者做出表情及行为——也就是说,观察者(我们)以拟人的态度去欣赏并理解塑料PVC构成的手办,而手办也以她们各自的表情来回应我们。这就成了欣赏手办的默认互动关系——我假设身为塑料小人的你是有感情的,而塑料小人也以表情回应了我的假设。

因为我也有些时候帮别人拍Cosplay的照片,这就让我想到了一个类似的问题:Coser(或者说其他人像摄影)中的人,要不要看镜头。看不看镜头,当然也就意味着照片拍出来之后,定形在照片中的人物,是不是在看着那个看照片的人——意即邀请看照片的人进入照片内的世界。否则,则是照片中的人(或人们)自成一个照片中的世界,而将那个看照片的人排除在照片世界之外。

那么,缘子小姐呢?她以她的冷漠,而不邀请观察者进入她的世界。我们特地把缘子小姐装进口袋里,特地把她放在杯子或碗的边上,特地摆上去不让她摔倒,特地拿出手机来拍照——然而,就算我们故意把缘子小姐的正脸对着我们或对着镜头,缘子小姐依然以其冷漠的表情及放空的眼神,处于她所在的那个世界。并且,没有邀请我们进入、互动的意思。

更为奇怪的是,这不是在拒绝,而是根本无法感知我们的存在。缘子小姐的表情只是冷漠、放空,就好像办公室感到怠倦的OL正眺望远处缓慢变化的白云。哪怕缘子小姐多么违和地出现在我的杯子边缘——坠落池塘的样子、倒挂着偷打电话的样子、捧着爱心的样子……她总是沉浸在她的世界中。她的表情使我们感觉到:我们只能以摆放的方式来「安排」缘子小姐,却无法去感触、打动、打扰她,甚至无法使之意识到作为观察者的我们的存在。

就如同其名フチ(縁)在Weblio网络词典上的一种解释是:「物の端の,他との境界になる部分。」大意是指物品的端点,此处与彼处之间的存在部分。我想缘子小姐的有趣之处,也就是她以自身漠不关心的造型,提醒着观察者她所在的世界,与观察者所在的世界之间的界限:同一个杯子、同一盘菜,在观察者所在的世界中,是杯盘食物,而对于缘子小姐来说则是建筑是家具是坐在上面的承载物。两者——两个世界之间互相是无法融合的,更是无法交流的,是作为不同意义象征而叠加在同一个事物上的。而缘子小姐的存在——就像她端坐于杯沿那样,她所存在的方式,标定了「物」与「我」两个世界的界限所在。而观察者不得不退居「客观」。

或许从故事创作情感领域所提倡的「代入感」来说,缘子小姐的形象是「反代入感」的。

通俗地阐释一下我的观点:缘子小姐造型看起来总是自顾自地在进行着她自己的那份办公室生活,一点也不想要配合我表达出「今晚菜真丰盛呀!」、「今天的咖啡真香醇!」的样子。看惯了那些献媚着摆出取悦我的表情的手办,缘子小姐这份不被打扰的神情,以及与饭菜餐具组合在一起的用途差错感似乎也有那么一些有趣之处。

最后,来摘录一篇日文报道中,日本人分析的缘子小姐大热的原因:「フチ子さんの、原作もない、どこのキャラクターでもない、空洞でガワだけあるところが、“いま”の特殊な時代にちょうどフィットしたんじゃないかな」。其大意是:缘子小姐也没有什么原作,也没有什么角色设定,只是空洞的一个造型,因此恰好适合“当下”这样特殊性的时代。



    分享到: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