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日影 > 我想所以我是——来聊聊为什么我们喜欢看《西部世界》(微剧透)

我想所以我是——来聊聊为什么我们喜欢看《西部世界》(微剧透)

最近看到很多地方都在安利10月的美剧《西部世界》,这部号称可以堪比《权力的游戏》的美剧果然出色,因为机器人、虚拟世界这样的题材以及充满诡计的叙事,也十分对二次元人群的胃口。差不多花了三个晚上时间一口气把《西部世界》看完第一遍,看了网上很多大神对于剧情的分析研究,自己还是来写一篇为什么这部美剧如此受二次元人群青睐。

游戏内外的上位世界与下位世界

《西部世界》其实是剧情中一个虚拟游戏的世界,在近未来的设定中这样一个大型的网游玩家并非通过AR或是VR游玩,而是搭建了一个几千万平米(或许更大)的主题公园,在主题公园中玩家看到的是一个美国西部牛仔的世界,玩家扮演牛仔在这个世界中亲身体验《荒野大嫖客》般的生活。

如果用现实来比喻的话,就好比把一个玩家放到了横店,当然这样的比喻要显得low了很多,《西部世界》要显得更加真实,真实到玩家忘记这是一个设定好的主题乐园。在《西部世界》的剧情叙事上,主流的观点是采用了双线的叙事,剧情中采用了“西部世界”游戏这部分的故事作为下位世界,而“西部世界”开发者们以“上帝”视角作为下位世界,光这样分析就颇有一些META GAME的意味在里面。下位的游戏世界又是一个不停LOOP的世界,上位世界的开发者们根据下位世界的状况不停修改剧本,在加上了叙事性的诡计之后随着上位世界与下位世界剧情的相互干涉,看得让人欲罢不能。

将机器人题材赋予了新的意义

《西部世界》同时又是一部机器人题材的作品,不过作品中的机器人并非叫做Android(请用日语安德罗伊德发音),而是名为host的接线员。在西部世界中,接线员除了会在每次新开游戏之后不停loop重复之前的台词和行为外,从外表到反应都栩栩如生。唯一与游客不同的地方在于,一开始接线员的设定还是遵循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定律,至少满足不会伤害人类这条。

而随着剧情的展开,西部世界的接线员们开始觉醒了自我意识,变得能够伤害人类,让人不禁思考这样的机器人还能够称作机器人吗?这里想起了经典的科幻小说《仿生人也能梦见电子羊吗》在西部世界中接线员通过“梦境”与上位的现实世界接触,还会“回想”起在过去别的剧本中自己扮演的角色,并对自己的行为造成影响,当这个时候似乎寓言着当科技发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在未来人与电子人的差别会越来越小。

尤其在某个角色的真实身份被解开之后,让人有种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感觉,于是观众们带上了怀疑主义的色彩开始一个个重新审视西部世界里的人到底是不是人。

怀疑主义与宿命论

尽管机核上把《西部世界》的主旨放在“二分心智”,我还是更愿意放在怀疑主义与宿命论上面。上面说了再得知某个角色真是身份之后观众开始怀疑,而在现实中我们又何曾没怀疑过自己所处的世界就是一个上帝的游戏,而自己可能就是上帝设定好的NPC,喜怒哀乐都由上帝设定好了。这种思想就是怀疑主义与宿命论观点的结合。

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这个中文翻译可以说误导了千千万万人。Cogito, ergo sum这句拉丁文应该翻译成,“我想,所以我是。”是一个严谨的怀疑主义的推论过程,人无法证明自己存在而唯独怀疑的时候因为我在思考了,所以我存在。在西部世界中某高玩甚至提出了“我思,所以你存在”这样的观点,实在是有趣。

在西部世界中接线员们都纷纷觉醒了自我意识,尚不知所谓的自我觉醒也是剧本中设定好的一环,就如同孙猴子觉得已经逃脱了却还是没有跳出五指山这个被设定好的意识的魔爪。如果你也怀疑自己所做的任何努力产生的决定都是设定好的,那就叫做宿命论。在最终话中老婢做出的决定是否真正称得上是决定,是真正自我意识的觉醒还是被设定好新故事线的剧本?估计要到第二季才知道了。

人,何以为人?或许在看了《西部世界》之后你也会有自己的思考。

Cogito, ergo sum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