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5次元 > 以社会性悲观的思维来预想一下VR的远景

以社会性悲观的思维来预想一下VR的远景

(题图转自twitter用户@fal_zya的推文“社畜社会ニッポンのVRの使い方”)

近期各家的虚拟现实(VR)产品都陆陆续续上市开售了,比如10月13日开卖的索尼PlayStation VR。在此之前,我都是热切期待着的VR产品能给我带来的“突破次元感”的。与此同时呢,各类有关VR设备的畅想、预言与展望也都出现在了网上。例如有这么一句话:

“现阶段VR游戏要么是地狱,要么是天堂。”

大意如此,我也忘了是什么网站看到的了,或许还是个日文网站。这句话其实是在说,目前VR游戏因显示技术所限,对日常场景的表现力还不够强,还难以以假乱真引人入胜,只有恐怖类游戏,或是恋爱类游戏——前者是地狱,后者是天堂——这两类能很大程度上激起玩家感情的游戏,玩起来才能获得较大的代入感。

当然,我本文想说的,不是恐怖游戏这类地狱,而是另一种,以悲观性质的社会观念,或说是反乌托邦思想来预想的,VR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一种地狱。

第一则预言

前一阵在网上看到这么一组图片:场景是办公室,一位职员斜靠在办公椅上,戴着一个VR头盔。组图画面上有一列小字“佐藤先生开始回家了”、“上班路上花费时间太长,所以很烦恼”、“VR终端忠实地显示了自己家的画面”、“然后,钻入被窝就寝”等等……最后一张上是“正准备讨论今年全面引入公司”。有人将这组图片中所描绘的事情,称为“虚拟回家”。起因是日本的一位员工因为烦恼自己上下班路上花费时间太长,因此想了个办法,将回家乃至自己家场景做成了VR短片,通过观看VR内容,以获得一种回家的体验——然后实际上他本人则是在办公椅上小憩片刻,然后继续摘下VR眼镜工作。

我不知道这是真事,还是一次恶搞,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则细思恐极的预言——是社会上占有优势地位的那部分人,给不占有优势地位的那部分人,“发明”出的又一种虚幻的美好。

仔细想来,VR这个产品,本身确实能创造出一种虚幻的美好,对于个人消费者来说当然如此,虽然目前还不完善,但相比于电脑显示器,VR可以更进一步地将使用者带入一个虚拟的世界——无论是仿造日常的恋爱故事世界,还是奇幻、朋克、仙侠等诸多浪漫的时代。然而换一个角度来考虑呢?这种“创造虚幻的美好”的能力,被资方——比如公司,甚至是国家统治者——所利用起来,用来创造一种虚幻的美好,并强制地或潜移默化地代替原先的美好,那就不是那么好的事了。这里所说强制地或潜移默化地代替,正如上面这幅组图所示的那样——个人消费者为了节约上下班时间,以VR中的“回家”来代替回家,当然是没问题的,因为这完全出自于个人消费者的自愿选择,并且这种选择不会使他丧失选择的权利。但如果正如上述组图最后一张图片所示,一旦这种“虚拟回家”被引入公司,强制员工必须以“VR回家”来代替真实回家,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了。

且不要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对于日本这样加班时间超多的国家,我想或许是可能的。尤其是日本这样具有强烈从众心理的国家。例如公司可以先以“关爱”为名义,为那些自愿加班的员工引入VR设备,使他们在VR回家中歇息片刻获得放松——而之后,当这种“VR虚拟回家可以代替回家”的理念一旦在公司里流传开来,很容易变成公司里人人都不得不为了保持合群而被迫接受VR回家的做法,而减少回家次数。

好,那么这就是我对VR作出一个社会性悲观的第一个预言:资方或统治者可能会利用VR设备,强制推行一种虚幻的美好,以使劳方或被统治者被迫接受以替代原先的美好。

你看,这就有点《黑客帝国》里人体电池的样子了吧?

第二则预言

来换一个话题,今天在微博上又看到蝌蚪往人的这么一段话:(他最近沉迷于《阴阳师》不能自拔了吧……)

“游戏里的工会真正接近了“论功行赏”,比现实的职场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我爱游戏!”

这段话让我开始考虑,为什么游戏里可以实现“论功行赏”,以及为什么现实世界里不太能实现“论功行赏”。

我找到的原因是,现实世界里有许多的不公平性——因出生环境、因年代事件、因体质或是因性别,因此在考虑分配制度时,除了按功分配外,也不得不考虑公平性。如果纯粹以功劳多少来分配,那么由于各种不公平因素而造成的收获少,甚至无法提供劳动力的人,就会得不到或极少得到报酬,这就会引起社会不稳定……以下便是社会福利学的话题了,在此不展开。而游戏世界,因为是由人类设计出的世界,因此不公平性是可控的——即使是引入了现实金钱因素的付费游戏(课金游戏),也可以在设计方面加以调整,来控制和保证充值花费与所得额外优势之间的比例。也就是说,在一个被人类设计出来的虚拟世界,并不像现实世界那么充满不公平性,并没有太多的性别、教育、年代等造成的不公平因素,因此也更易于设计实现蝌蚪往人所说的“论功行赏”。

而另一方面,消极意义上来说,现实世界中如果只注重效率而不注重公平,则会引发贫穷者的反抗,造成社会动乱——但虚构世界不会,因为虚构世界根本没有那个操作选项呀!

所以,或许今后VR会作为从人一出生起就佩戴的设备,从学校教育到生产劳动,都在VR中进行,VR将成为一种生产工具。VR可以规避相当一部分的非公平因素,VR世界(游戏世界)也更易于实现“论功行赏”。同时,连劳动所获的奖赏也通过VR给予反馈——比如一件强力装备,或是一些点数、一位美少女的新时装?

这看起来很好,不是吗?多美好的人体电池组啊!

然而,虚拟世界或许可以规避现实世界大部分的不公平因素,但显然无法消除所有的不公平因素。当原先一部分不公平因素被规避和消弭之后,剩下的那部分无法规避的不公平因素,就会慢慢积累起来,成为了新的重大不公平因素。

比如某一天某人的VR忽然损坏了,比如某人天生视力不太好不太适用VR……等等,或者说连“抽奖”这件事,也是概率性的事件,也会造成一种已知设计规则下的不公平——拿现在卡牌游戏举例,这就是“欧洲人”与“非洲人”的差距!

OK,因为现在只不过游戏,所以是“欧”是“非”可以一笑而过。但如果有那么一天,当VR设备不是作为游戏,而是作为人类普遍的一种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乃至是从小开始就佩戴直至老死的工具,一种生存方式,那就不是可以一笑而过的了吧。

什么?你不相信一种人类发明的东西,会将全人类卷入其中,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事物?回顾一下经济的基础——钱币吧。钱币与整个金融体系,最初的原型只是海滩边捡来的漂亮贝壳以及“以物易物”的理念,现在却席卷全球,与地球人上几乎任何人都有关,任何人都难以逃离金融体系——那么当某一天,VR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谁都难以逃离,甚至一出生就要被佩戴上的设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了吧?而其实现在的互联网,或许已经是下一件这样“可怕”的东西了。

假设一旦VR从个人消费级的游戏机产品,变成了全人类的生活方式,那么所有人都会对之认真起来,哪怕一个被完善设计出来的VR世界,可以保证公平性,但剩下的那些难以消弭的不公平因素,终将积累起来,造成VR世界中的分配差异。

这么一来,要么在VR中,也引入社会福利学的思路,也考虑公平性,于是就不再如蝌蚪往人所描述的那样“按功论赏”,要么,这就是我的第二个预言了。

一旦VR所虚构出的世界成为了全世界人类的生活方式乃至生存方式,那么那些在VR世界中处于劣势的人,终有一天将将脱下VR头盔,进行反抗。

《黑客帝国》中,主角意识到了自己是人体电池后,离开那个基座,试图破坏的对象是“主脑”,那么在我上述所预言的以VR为生存方式世界中,并不存在一个人工智能AI帝国头领,而发明这一切的人自己也头戴着VR。那么,他们将——

将怎么样?去看看现实中发生过的事件就好。

总结一下:一个人人从出生起就被要求被佩戴VR,并从小培养在那个虚构的世界中接受教育、进行劳动的世界,或许只是我这篇文章的悲观想象,但当VR技术逐渐成熟,成为一种可以代替部分现实的产品后,就要警惕。要警惕的并不是VR技术发展本身,而是当有人试图将VR技术引入公司,引入生产环节,变为生产报酬奖励的一部分,并强迫替代原先的奖励。否则,本文中引述的“社畜VR虚拟回家”,以及《黑客帝国》中的“人体电池组”将成为一个反乌托邦,而这个反乌托邦中,激烈的反抗将发生在一部分人脱下VR眼镜回到现实世界的那一刻。

写完这篇文章,我对VR的态度,从“乐观”变为了“谨慎乐观”。



    分享到: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