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游戏 > 手游 > [投稿]不知不觉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入侵作为不是勇者的普通人我应该怎么办

[投稿]不知不觉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入侵作为不是勇者的普通人我应该怎么办

1

借助Pokemon GO的号召力,AR终于有了一次重归大众视野的机会。AR(Augmented Reality),中文译作增强现实,并非从未风光过。早在VR的大潮肆虐之前,Google眼镜就曾经尝试将AR推向热点。可惜的是事到如今,眼镜还是眼镜,但A却被V取代。

2

Pokemon GO可以让宝可梦出现在摄像头拍摄到的真实场景中,这带给了玩家从所未有的体验。但其中的AR技术并不是什么新的东西,甚至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技术。我甚至想说,AR在这款游戏中的比重是如此之小,以至于我并不认为它是一款AR游戏。目前这款游戏真正有趣之处,应该是基于GPS定位的LBS(Local Based Service)玩法。即根据玩家的实际位置来提供游戏内容。也许你已经知道,Pokemon GO直接使用了Ingress的数据。而Ingress则是在小众范围流行了很多年的LBS游戏。这种基于位置的交互,在此之前还有现在已经被人忘却的Foursqure。也就是说,LBS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了。

我们回过头来说说AR。AR实际上是一种人机交互技术,尽管有些违反直觉,但它应该和Linux的命令行是一类东西。Pokemon GO带给人的感觉是,AR把二次元的内容投射到三次元空间中,这也是AR令人兴奋之处。但从理论上说,也许正相反。AR是通过摄像头把3D空间投影进二次元,然后剩下的就是图像处理的工作了。只是因为它给你看到的是你身边的真实影像,才会带给你“现实”的错觉。这和各种操作系统的拟物设计一样,是一种视觉欺骗。

这里我想讨论一下“二次元”这个词的意义。因为在上述内容中,“二次元”的使用其实是混淆的。在技术原理上,“二次元”是区别于3D空间,也就是通过摄影把3D空间投影到2D空间,也就成了普通的照片或视频。(因为视频有“时间”这一纬度,实际上也应该算3D空间)而在讨论内容的时候,“二次元”在代表着区别于真实世界的异世界,一个通过虚构与艺术创作而构建的异次元。后者实际上是信息,前者则是信息的载体。在我的理解中,二者在计算机领域中,即构成了“赛博空间”。

抽象的二次元世界其实一直就在周围,我们创造它,感知它。在计算机出现之前,它构建在电影中,在舞台上,在文字间,甚至通过口口相传来维持存在。在计算机和网络诞生之后,信息的爆炸实际上就是赛博空间的诞生与迅速发展,也是人类对于两个世界交流技术的发展。从通过文字/声音/画面来创作和感知其内容,到通过游戏与二次元能够即时交互,两个世界的距离被逐渐拉近,但至少我们还应该将其看做是平行世界。也许拿起手柄你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勇者,但放下手柄你就变回刚刚被人发卡的少年。目前为止我们只是多了一个世界位置,一切都还很正常。

然而随着AR和LBS这些技术的发展,世界会变得更不一样。二次元的世界不再是独立的异世界,它的内容会以物理世界为基础。LBS利用用户的位置来构建虚拟内容,而AR则通过用户所见/所听的内容来进行再创作。这意味着对于现实物理环境的操作会几乎直接作用到二次元内容。

3

在观看2007年的动画《电脑线圈》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就是谷歌眼镜+Ingress么。这部动画的场景也许刚好描述了Pokemon GO的完全体。片中描述的世界中,虚拟世界是基于物理现实构建的,只要戴上眼镜就可以观测到。而现实中的事物,都有对应的赛博属性,包括人类自己。因此物理现实中的交互也会在赛博空间中发生。如此一来两个世界实际上是联通的。

两个世界的联通并不是刚刚开始,恰恰相反,这种相互作用一直都在发生。比如通过电话投票决定罗宾的生死,网络数据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只是以往这种联通是以“人”为媒介,是需要人有意识地去设计/参与才能达成的结果。包括AR在内的新技术的意义并不是展开了两个世界的联通,而是极大的缩短了两个世界的距离。当两个世界间的相互作用方式足够直观和简单,甚至简单到对他们的操作没有什么区别,那么它们就不再是两个世界,而成为一个整体。

手机是人类的外挂器官这种说法早已存在,那么这是什么器官呢。它和《黑客帝国》中的脑后插口一样,是我们与二次元的一个接口。通过这个接口,我们可以观测、操作二次元世界的内容。但手机与游戏机一样,其中的内容是近乎完全的虚拟,和物理世界有明显的界限,所以我们可以简单地分辨出二者的区别。但AR的出现会结束这种状况,因为它并不打断我们对于物理世界信息的接受,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真实,只是AR作为中间人对这些信息做出必要的修订,我们观测到的大部分内容都与现实无二,也不会出现VR中会有的生理不适。因此,我们也越来越难分辨哪些是现实的内容,哪些是AR展示的二次元内容。同时,因为AR并不会干扰正常信息的接受,我们也完全没必要像放下手机一样停止和异世界的连接。这很可能成为一种真正的沉浸式体验。

当一个世界看起来是我们的世界,听起来是我们的世界,甚至符合我们世界的物理规律,在没有更精细的检测条件的时候,我们又怎么会怀疑它的真实性?而在逻辑上,它不就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了么?

也许应该思考的是,两个世界的融合真的会一帆风顺么?人通过Pokemon GO展开犯罪的事实其实是一种启示。AR是通过中间人方式发生作用,而因为其带给人的真实感,人也更容易信任它展示的信息。这种信任会随着习惯和依赖而变得越来越强,那么对AR的恶意操作带来的危害就会越来越大。社会会如何适应这种变化,也许有生之年即可看到。

4

不论如何,这种来自异世界的入侵早已开始,而AR会加速这场入侵。戴上眼镜,世界就不再一样。但与SAO不同,即使有退出键,恐怕也不会有人愿意按下。那么,降临派和拯救派,红药丸和绿药丸,你会选哪个?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