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游戏 > Galgame > 鵺鸟啼鸣,恋心所归——《ヌエドリ》

鵺鸟啼鸣,恋心所归——《ヌエドリ》

前言:本文是一篇《传颂之物 虚伪的假面》游戏OP的赏(吹)析(笔)。其实这篇在《虚伪的假面》动画完结的时候我就想翻出来发到ACG批评了,但各种事情略忙错过了“档期”还希望大家海涵(当然我更想甩锅给动画做的太烂让我十分愤怒从而摔掉了键盘无法打字)……成文是在动画刚播到第三话附近的时候,首次发表在微信公众号: 音异楽  ,特别感谢一下帮忙排版配图的公众号主人兔子巨巨 。想到加入ACG批评以来的两年鲜为这边做出贡献,心里十分愧疚,希望借由这篇文章让自己也捡回当年投稿时的初心,今后不再一路潜水。拙作一篇,如果您能喜欢,便是我最大的荣幸。



作为叶子社——哦不,AQUAPLUS 20周年的纪念作,《传颂之物 虚伪的假面》中的音乐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以音乐见长的AQUAPLUS,结合自己当年在《传颂之物》一代中创作出的经典,再次用音乐向我们展现了这个阿伊努风格幻想世界的美妙。作为打开这个世界的大门,这首OP的《ヌエドリ》更是请回了SUARA担任主唱,时隔已久,SUARA之“声”再次展翅,带着我 们一起回到那个世界,回到“伟大之父”种下的业,与“祸日神”无法逃离的宿命之中。

 

《ヌエドリ》以人声的和声和大量的弦乐为引展开,似一副山高水长的画卷。开篇这和声与弦乐的用法,正是仿效了阿伊努传统音乐的风格,虽然多有流行化的加工,但其中蕴含的那民族风味,还是为整首歌曲打下了底色。歌词以古语的形式来进行描写,仿佛墨笔之于古画,更凸显世界本身古代幻想的基调。

开篇以逢魔将行,淡月刚至的画面为切入点,孤单的鵺鸟作为主角——

“高き空 ただ馳せらん”

(万里高空 任君翱翔)。

  仿佛画面一拉,枯石所至的悬崖之上,所见之处皓月与森林遥相呼应,万里的天空,仅此一只的鸟儿在空中翱翔。和声随并不长的主歌部分一同撤去,短暂的停歇后,伴随几记强烈的鼓点将情绪拉起切入副歌。

副歌部分也是整曲的高潮,“聞こえくる 聞こえくる”的曲调朗朗上口,且与主歌部分对比度高,使得你在听过一遍后很难忘记它。总的来说,整首歌曲意境悠远大气,既结合了阿伊努传统民乐,又切合流行审美,确实可算是AQUAPLUS的一支力作。

 

 


更有意思的是,这次的歌词内容有许多值得深究的部分,让我们结合作品一起来看一看。

在副歌前压抑的一句唱词“鵺鳥 心無き 子守唄”(鵺鸟 无心中吟唱 那摇篮之曲),可算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句。表面看来,词中所含意义十分清晰,与下一句“我”听到那歌声相呼应,讲的是空中孤只的鵺鸟无心的吟唱那“摇篮曲”,联系作品本身,提到摇篮曲的话不难联想到贯穿作品的那一首“運命—SADAME–”,而恰好,在本作之中也有女主角久远在看护男主角时无心唱起这首摇篮曲的情节。孤身一人,无心吟唱,那摇篮曲,稍微一想,相信许多人都会将女主角久远的身影带入这鵺鸟之中。

而这句词的意义也许还不止于此,早在游戏发售,歌曲专辑未出前,就有过日站友人根据自己听出的歌词做过考据,其中提及“ぬえとり(鵺鳥) うらなき(心無き)”这段词乃是有迹可循的,可以溯到万叶集中的和歌一首:吉哉 雖不直 奴延鳥 浦嘆居 告子鴨 其读法记为:

よしゑやし、

直(ただ)ならずとも、

ぬえ鳥(とり)の、

うら嘆(な)げ居(を)りと、

告(つ)げむ子(こ)もがも

这是一首借用鵺鸟叫声传达恋慕之情的歌,日本自古有因鵺鸟之声悲怆高昂,似在倾诉恋慕而常常与“うら鳴(な)く”(鸣啼),“片思い”(单恋)等词语挂钩之事。这首和歌讲述的大意正是:

虽不能直接相见,

但愿有人能传达给心上之人,

自己如鵺鸟一般悄然呜咽。

文中笔者标明红字的部分,与我们的《ヌエドリ》这一句歌词读音一致,只是汉字不是心無き(无心)这种不常用的用法而是更容易让人联想到的うら鳴く(鸣啼)这个词的变体用法之上。也许,这也与“虚伪的假面”之多重含义相似,这鵺鸟的鸣啼所代表的,兴许是那隐藏起来无人所知的思慕之心。
在这之后,曲调一拉,歌曲的副歌部分唱道:

“聞こえくる 声声入耳

聞こえくる 声声入耳

唄は 那歌声啊

狂おしいほど君を 如醉似狂地

映し描きて 描绘着你的声影”

所写之事也仿佛印证着前面的猜想,讲述了以第三人称听闻那“歌声”产生共鸣的“我”,在心中描绘出意中之人的影子。最后以满怀希望之心“いつかまた逢えると 信じて”(坚信 总有一天会再相见)作为收尾,恋心所归之处,为他,也为自己。和声再起,歌词围绕这一主题再次盘绕。


这么看来,我们若将主角的鵺鸟,或是说“我”,带入女主角久远,那这讲述的是她对男主角 的一份难了之情咯?实际上,笔者以为这仍是存疑的。在通关游戏之后,笔者以为这“君”有可能指的不是男主角。从歌词第二段中不断提到的“无法实现的愿望“轮回的宿命”来看,至少在本作中并没有与这些关键字有太大的接点。提到这些字眼,更容易让人想到的反而是久远的父亲,身为“解放者”的前作的主角白皇。或许这根本讲述的是和父亲背负了同样宿命,孤身旅行的久远对自己素未谋面的父亲抱有的思念(想い)?亦或许从最开始,带入的角色就错了,鵺鸟不应是 久远,而是那首摇篮曲的另一位吟唱者——在本作中未曾登场的前作女主角艾露露?可惜,似乎官方暂时没有对哪一方做出肯定的证言(吧?),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留给我们自行想象了。

不管怎样,《ヌエドリ》这首歌曲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惊喜,这些背后的内容与更有风味的旋律也是笔者比起动画OP《不安定の神様》更喜欢这首《ヌエドリ》的原因。(所附歌词翻译为笔者斗胆翻译而成,水平有限,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怒晒一波限定版盒子)

  不光是这首歌曲或是整部游戏的音乐,预定了《传颂之物 虚伪的假面》的限定版也是笔者今年内最满意的一次购物。

抛开游戏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序章这一点有些教人遗憾之外,其内容还是挺让人满意的:脚本结构与一代相仿,但明暗并行结合得更加紧凑;人物角色有所对应,然描写相较一代更加立体;情怀之足,老设定,老人物相继登场,老BGM的重编再现,甚至还有那些传颂多年的老歌都一一出现,实在让老玩家们拍手称快。尤其值得称道的还得算那副标题“虚伪的假面”所蕴含的多重含义,不到最后一刻,都未能窥得其全貌,也可算高明。虽然结尾的一系列较为都合的展开有些瑕疵,但毕竟瑕不掩瑜,本作真可算是叶水诚意之作。

最后,帮朋友稍微宣传一波公众号 音异楽,主要写ACG音乐的推荐,大家玩微信的可以关注一下。

(翻译为笔者自翻, 转载之前请联系作者)

《ヌエドリ》

詞:須谷尚子

曲:衣笠道雄

演唱:Suara

魔が時 玉響

逢魔之时 须臾之间

音無く 満ち行く月闇や浮かぶ

无声无息 将满之月影浮现于空

高き空 ただ馳せらん

万里高空 任君翱翔

鵺鳥 心無き(うらなき) 子守唄

那鵺鸟 无心中吟唱 摇篮之曲

聞こえくる聞こえくる 唄は

声声入耳 声声入耳 那歌声啊

狂おしいほど 君を映し描きて

如醉似狂地 描绘着你的身影

淋しいくて淋しくて 眠る

寂寞地寂寞地 入眠了

逢えぬ運命(さだめ)なれど 想い満ちては

就算是命运阻拦我们相会 只要思念盈满我心

いつかまた逢えると信じて

坚信总有一日 重逢必将来到

宵闇 時過ぎ

黄昏已去 夜幕将临

秘かに 欠け行く月細く堕ちる

悄然之间 残缺细月坠影而至

遠き山 ただ馳せらん

遥远群山 任君翱翔

鵺鳥 心無き 子守唄

那鵺鸟 无心中吟唱 摇篮之曲

聞こえくる聞こえくる 唄は

声声入耳 声声入耳 那歌声啊

いと惜しいほど 君を映し描きて

那般怜爱地 描绘着你的身影

淋しいくて淋しくて 眠る

寂寞地寂寞地 入眠了

望み叶わぬもの 想い欠けても

那无法成真的愿景 哪怕思念遗失某处

いつの世か叶うと信じて

坚信终在某世将得偿愿

欠け行きて 微かなる望みは

渐渐遗失的 那微小的希望

また満ちて 朽ち果てることないこの想い

仍然盈满的 那海枯石烂的念想

流れくる流れくる 唄は

流转又流转 那歌声啊

恋い焦がれて 君を映し描きて

爱意灼心地 描绘着你的身影

繰り返す繰り返す 運命(さだめ)

轮回又轮回 那命运啊

月を仰ぎ見ては 君を思いて

举头相视明月 心系于你

鵺鳥心無きて 唄へよ

随着那鵺鸟 无心吟唱的 歌曲而去



    分享到:
炎语
网络电台Ar_Live主播、前《动漫次元LIVE》撰稿人、“白学家”、棒球爱好者

2 thoughts on “鵺鸟啼鸣,恋心所归——《ヌエドリ》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