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读书 > 人生总是有一次两次要与孤独为伴的时候——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第4卷读后

人生总是有一次两次要与孤独为伴的时候——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第4卷读后

43904_jp

如此这般,比企谷八幡又开始了孤独的讲解

好久不见的读者,好久不见。又到了写《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读后感的时候了,尽管每一次都没有什么人回复就是了。每当寂寞的时候都会拿起一卷《大春物》进行精读,每次读到大老师的名言都觉得感同深受,或许这就是《大春物》的魅力吧。

夏目漱石的《心》绝对是独孤的小说。

如此这般,第4卷从大老师从《心》的解读开始讲起。

本来,人类就是寂寞地活着的生物,只能品尝到被集体所排斥,得不到任何人理解的滋味而苟且偷生,这就是漱石通篇展示的。

这一卷的故事中解决的事件是在林间学校遇到被集体排斥的小学生留美的故事,看到最后回过头再看开篇大老师对于《心》的解读,可以说一上来杜航就为这卷小说定下了基调。或许用“解决”这个词并不合适,关于这个事件还是留到后面来说吧。

只是和别人在一起到处胡闹并不是暑假的意义所在。

被如此多的人包围,不是会比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感到更深一层的孤独感吗。简单来说,所谓孤零零指的不是周围的人口密度,而是指个人的精神层面了。就算别人离你再近,要是不能感觉和自己是同一种生物,那么干涸的心也得不到满足。

明明是讲述暑假的一卷,却被大老师讲的如此孤独,如此孤独的语言邂逅了如此孤独的我,让我孤独的心不在孤独。

 

一如既往,比企谷八幡的黑历史依旧如此治愈

每一卷大老师日常部分最大的看点,个人觉得一个是时不时出现的对于孤独的解读,上面也只是摘抄了自己觉得比较精彩的一部分。而另一点,就是大老师总是在对话中能时不时讲出自己小学和初中时候被排挤的黑历史,如果你也有同样的经历的话,就会感觉到膝盖中了一箭却又继续对大老师的理论感同深受。

接下来只要等到半夜“抱歉啦~之前电池没电了~”或者是“好像正好没有信号来着~”这么回复就可以了。这么回复对面也没法责怪你。不愧是我。中学的时候,鼓起勇气向女孩子发的邮件有四成概率都是被这么回复的。

“没错没错,配餐值日生把咖喱的锅子打翻的时候,会挨大家一顿批呢。”

大老师关于自己被排挤的故事为什么讲的这么熟练!

还有,被邀请的时候会立刻说出“会适当的联络你的”的家伙一般下次就不会被邀请了。这是豆知识,根据就是我。

话说回来关于工作的对话还真是愉快呐。不会深入话题就结束,也不需要顾虑对方的心情。

最近连工作的对话都无法和同事愉快进行的我看到这段都快飙泪了QAQ

 

明明,“大家关系变好”这样的话本身就是元凶。

回到这一卷的核心故事,林间学校中的小学生团体里留美被排挤的事件。而在通过面对这个事件的时候,可以看出每个人为人处世的态度。面对想做什么又无法做什么,大老师的反应是:

这种情感虽然美丽而崇高,同时也只看得到过于丑陋的借口。这不过是我所憎恶的,存在于谎言满载的青春的延长线上的东西而已。

讲述由比滨能理解屈服班上的行为:

因此,她能明白,名为罪恶感的情感。由比滨的温柔并非是像慈母那样,而是对于既丑陋而又艰辛、让人想要逃走的不悦——对这份人的本性有所自觉的基础上才产生的。并且哪怕如此她也决不移开视线,所以才是强大的温柔。

留美被排挤的事件说到底只是一个群体氛围的问题,杜航对于群体的氛围这东西有着独到的理解,借由大老师之口在这卷中说了许多关于氛围的观点。(个人觉得这在荣格心理学中就是集体潜意识吧)或许正是如此,杜航(大老师)才不喜欢群体,讴歌孤独。

世上没有像模子刻出来一样的恶人。平时大家都是善人,至少大家都是普通人。

氛围和氛围是无法违抗的。人只能被迫采取违背本意的行动。因为大家都这么说,因为大家都这么做,不这么做的话,就无法融入大家之中。

所以说不用容易大家的孤独之狼才是真正的强者!有没有想起前两卷大老师对于孤独之狼的赞美?

而对于被排挤的氛围,改变自己也是没用的,下面这段也是我最喜欢的这卷的台词之一:

所谓的“改变自己,世界就会随之改变”这种事,是不可能的。不论是已经成型的对自己的评价,还是既存的人际关系,都不可能轻易地朝积极的方向变化。人对人的评价既不是加分也不是减分。只不过是固定观念和既存印象而已。

人看不到现实的本来面目。只能看到想看的、想拥有的现实。

如果你也有被群体排挤想要通过改变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时候,看到这段是否也和我一样心中默默地流泪了呢。

只要所有人都变成孤零零争执和摩擦就不会产生了吧。

于是,大老师给出了排挤事件解决的办法。

“……这么做不是也不能解决问题吗。”的确如叶山所说。这并非正解。也是错误的我了然于心。“不过,这可以将问题化解。”

 

就算是伪物,即使如此还是想要伸出手。

在这卷的最后,杜航第一次抛出了“伪物”这个概念。在讲到大老师的计策之后,留美回归那个曾经抛弃自己的团体的时候:

“……不过,知道那个是伪物,即使如此还是想要伸出手去的话,那肯定就是真的了吧。”

结合之后《大春物》的剧情,这是一句值得反复揣测的台词。而在第4卷中,杜航又埋下了各种伏笔,如大量关于叶山和雪乃关系的伏笔,在这卷最后收回了部分却明显不是全部。

在晚上大老师与雪乃相遇的这段描写实属精彩:

独自留下的我,也不自觉的朝夜空仰望。向着雪之下雪乃所仰望的,这同一片夜空。

听说,群星的光芒是很久以前的东西。超越无数星霜的时间,过去的光芒才能传递过来。

无论是谁都被过去所囚困。无论怎样打算向前迈进,当不经意的抬头仰望时,昔日的所作所为都会像这星光一样倾泻下来。它们既无法抹消也无法一笑了之,只能永远地,在心的一角存留下去,然后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苏醒。

摘抄的时候都感动的快要哭了有没有TAT

“我大概也没法和比企谷君搞好关系吧。”

在这卷的最后,叶山还埋下了这样一个伏笔。

关于第四卷的分析就暂且到这里,感觉写的很长了却又好像没写尽兴。先这样吧,最后还是以标题的这句来结尾:

人生总有一次两次要与孤独为伴的时候。不对,倒不如说必须这样才行。从始至终都和别人在一起,不论从何时直到永远身旁都有他人什么的才更加异常更加恶心不是吗?只有在孤独之中才能学到、才能感受到的东西一定是存在的。

就让我们以大老师的这句名言来共勉吧,每当孤独的时刻想起有人一起读着这句句子

——嘛,似乎也还是很孤独这是为什么。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