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5次元 > [投稿]妄想代理人

[投稿]妄想代理人

作者:Xero7

阅读提示:本文“剪辑”自笔者的个人日记。

夏夜,一个停电的夏夜,小区里的居民不约而同地走出耗费了半生心血的钢筋混凝土囚笼。大人在仅存的绿地上寒暄,小孩在宽阔的露天停车场上玩捉迷藏,只是不一会便都厌倦了撩人的草尖、飞起的尘土和猖狂的蚊子,又不约而同地回到舒适安全的囚笼里。黑暗的笼子里透出一点一点的亮光,大概是移动电源在为智能手机哺乳;点点亮光连成了一片,像是对遥远时空之外的那片海洋的呼唤。我抬头仰望深邃的夜空,几粒负等星孤独地为这颗想要照亮宇宙的行星送来微薄的光热,阖上双眼去看,却是一位亘古以来便凝望着这片土地的老者在浅唱低吟。我的生命的小溪融入了银河,汇入了星海,在缓缓流淌的柔光里恢复了宁静。

我低下头,继续欣赏《银河铁道之夜》,透过巨大的5英寸屏幕,通过渺小的终端机窗口,借助他人的眼,去认识广阔的世界,一只蚊子卫星般环绕着我手中的MP4,似是对这个未知光源感到好奇,但最终还是停驻在我的手指上,深情地献上一吻,就像《东京食尸鬼》中的那群异类一样。在传统观念中,二者都食人血肉,与人类是偏害共生关系,但在医学博士Lewis Thomas的眼里,大多数有生之物的相互关系基本上是程度不同的互利共生关系。因为在他的观念中,许多事物可以被看作整体的、有生命的活的系统,为了维持这个生命系统的稳态,各个小的系统都是不可缺少的;每个小的生命的同一性大于差异性,应当保持合作关系。他还设想:我们并不是实际存在的实体,我们不像过去一向相信的那样,是由我们自己的一批批越来越复杂的零件逐级顺序组合而成;每个“零件”都有生命;我们被其他生命共享着;我们细胞中的的一些细胞器如线粒体很有可能是一些原始的细菌大量涌入人体真核细胞的远古前身并在其中居留下来的产物,从那时起,它们保住了自己及其生活方式,以自己的样式复制繁衍,其DNA与RNA都与我们不同。这或许可以称作是生物学领域的“大统一”理论。Lewis Thomas批判地超越了19世纪以来统治生物学界、并给整个思想界和人类社会以深刻影响的达尔文进化论,嘲讽了人类的傲慢或人类沙文主义。因此,Lewis Thomas认为,人类应当从相信自己是万物的灵长和主宰、相信自己有高于一切存在物的品质和权利的妄想中走出来,克服人类沙文主义。

人是一种会做梦的生物,梦是人体对外界的不自觉反映;人是一种喜欢做梦的生物,梦是大脑对外界的自觉反映。人类从客观世界中拾取零星碎片,从主观世界中抽取丝丝心愿,创造了名为妄想的怪物。这只怪物麻痹了我们的感知,蚕食着我们的现实世界。普通人迷失于梦境或许还可以发展成《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中的恋爱喜剧,“超能力者”迷失于梦境或许就会造成《古城荆棘堡》中的百合悲剧。

幻想与现实关系的衍生问题在《妄想代理人》中主要体现两个方面。

第一,心想事成。心想事成不是祝福而是诅咒,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曾经提出过这样一种观点。他的立足点是过程大于结果,唯乐便是唯实。著名小说家贵志祐介于其SF小说《新世界より》中从自然科学的角度进行了分析:心想事成所消耗的能量不可能仅仅是大脑中糖分分解所获得能量的外部投射;心想事成作为一个迅速灵敏的过程,受情绪波动、主观判断、潜意识等不稳定因素影响较大,在给人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无穷后患,在这一点上咒力(念动力)等同于被喻为双刃剑的科技。

第二,不可知论。这是一个广泛而深刻的问题。生物学上有“缸中之脑”,信息学上有图灵测试,而在物理学上,今年夏番《人生》曾用量子论做过一个不太科学的解释,一些年轻的科幻作家或许还会用热运动来补充说明。但在基础科学未取得决定性突破之前,known or unknown ,i don’t  know,因为这在逻辑学上是一个不可解析的问题,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去思考:庄子有言“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刘慈欣说过“不知是我身处于噩梦中,还是整个宇宙都是一个造物主巨大而变态的头脑中的噩梦”。

在《妄想代理人》中,妄想给个人逃避社会的理由,给社会带来巨大破坏。因此我们必须坚决反对无谓的空想。但并不是全盘否定梦想和幻想:《樱花庄的宠物女孩》告诉我们梦想对改造客观世界具有导向和促进作用,《生存游戏社》告诉我们即使是妄想也可以缓解环境压力和丰富个人的精神世界。

作家的骨子是批判的。今敏大师在《妄想代理人》中除了鼓励阿宅们走向社会外同时还揭露了社会黑暗的一面,但由于篇幅有限,就只好撷取其一稍作分析了。

家庭性伦理问题。恩格斯于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说,“如果说家庭组织上的第一个进步在于排除了父母和子女之间相互的性交关系,那末,第二个进步就在于对于姊妹和兄弟也排除了这种关系。”这是就人类整体而言,在少数地区,在少数家庭,并没有完全建立起这种观念。从生物学上,他们属于自然基因的突变或是表达抑制,而从信息学上,由于他们偏离了人类伦理学的范畴,这种变异是在meme上的。古代就有不少贵族通过近亲结婚来强化血统,近代神经病医生弗洛伊德认为心理疾病产生的原因之一是文明对性的种种限制,因此,我们要“复返于原始的情境”。不过弗洛伊德所言即使在当时也是相当另类的。而现代,在二次元领域,就有了《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引发的实妹控潮流,就有了以亲代强暴子代为买点的《壳中少女》,等等。值得注意的是,萝莉控不一定会发展成为妹控,御姐控不一定是变态,因为二者都受男性在选择异性时对生殖能力的偏好的影响。

夜深了,马路上的车少了,但偶尔疾驰而过的摩托车不读空气,依旧嘶鸣怪叫,招来了梦醒者的嘟哝,但不一会那些疯狂的声音便都逐渐隐去,就像暮夏里式微的虫鸣。

突然想到臧克家的诗: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是啊,我已经死了,但他还活着的啊。

写于成年前的最后一个暑假



    分享到:

2 thoughts on “[投稿]妄想代理人

Leave a Reply to 人生过客 Cancel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