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动画 > 他们也曾,我们将要——不能算是《玉子市场》的观后感

他们也曾,我们将要——不能算是《玉子市场》的观后感

 

温馨生活向的《玉子市场》看完啦。这是一部讲述一条名为“兔子山”的商业街上一家打糕店女儿在街道社区以及学校生活的故事。总之是很轻松很平常而温馨的故事。片中的故事主线则被一只会说人话的前来为王子寻觅王妃神奇的鸟贯穿起来。
当初被推荐看这部动画,朋友给的理由是“看主任卖萌”,指的是片中那只名叫德拉的鸟,配音演员山崎巧,他还配过之前大红的动画《Fate/Zero》中一本正经到变态,一肚坏水到反胃的肯尼斯主任。所以这种反差萌,是十分有趣的,从开头到结尾,德拉的配音一直是亮点。

 

不过这样的亮点再亮,也无法让我写出一篇观后感来,情节虽然也很温馨和活泼很欢快,但总觉得并没有什么十分值得思索的地方。引起我注意的是第九话:玉子注意到了一段耳熟能详经常哼在嘴边的旋律,结果音乐咖啡店的店长邦夫揭示了秘密:这段旋律是玉子的父亲——现在已经变得很无聊的打糕店大叔——北白川豆大在年轻时写给玉子母亲的歌。同一话中,玉子家的小妹也正为了给介于友情与爱情之间的同龄友人送行而烦恼着。这一老一少的两段青涩感情,相映成趣。

 

其实在其他日本动漫中,也有不少反映父母辈学园生活青涩感情美好回忆的片断。近的比如去年新番《TARI TARI》中和奏的父母,也是以歌相恋;远的比如小时候追的《哆啦A梦》漫画依稀记得有一话标题为“那一朵纯白的百合花”,是讲述野比父亲充作少年兵时一见钟情的女孩子。
不仅仅是感情,其他生活方面也应该是多姿多彩。正如一句无法考证但相传是比尔盖茨所说的话:“你要懂得:在没有你之前,你的父母并不像现在这样‘乏味’”我想,父辈们的兴趣生活也应当会挺丰富,例如本片中玉子的父亲就居然做过组乐队这样时髦的事。但因为种种事情——忙于生计、或是基于长辈的身份——变得无聊了,隐退了兴趣。我想,像我这样圣地巡礼、组Cosplay社团、去同人展游场、玩摄影等等之类的事,他们或许也做过类似而符合那个时代特征的事。在他们年轻时的种种创意种种疯狂,到了我们眼里或许只是相册中的一张记录旅游景点门口摆出V字手的黑白照片。我们来看是撑着一把花伞动作蠢得要命的公园结婚照,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就是一次突破那个时代人们可接受程度的大胆的蜜月人像外景。写到这里,我想有空把父母他们的老照片找来看看,联想一下背后的故事一二三了。

 

而同样,一个被我带入Cos圈的摄影,刚和另一个Coser领证结婚。今天我问他是不是拍樱花?他说这要问他老婆。我就开玩笑吐槽他:结了婚就向无聊大叔发展了,明明两年前还是个在大街上玩羞耻play的基佬来着。说起来,《命运石之门》里的桥田至,也就是超级黑客桶子,好像也是投身于家庭和事业之后,就从本来挺有趣的御宅族,变成了不苟言笑的科研大叔了。

 

今天看到条微博,说是问你希望10年后的自己是怎么样的?我没转这条微博,不过我大致想了想:我希望那时候仍能保持对现在兴趣的热情吧,无论是动漫、摄影,还是宗教哲学。

 

总之,我们父辈们也曾经自以为创意新潮的东西,或许在他们年轻时也被他们的父母批评过、反对过;我们大概也将要面对自己孩子的某些超前举动而看不顺眼然后明令禁止他们。人类就是以这样重复着的旋律节奏,缓步前行于时间路上。

 

他们也曾,我们将要……

 

 

 



    分享到:

2 thoughts on “他们也曾,我们将要——不能算是《玉子市场》的观后感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