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动画 > 少年少女的诗

少年少女的诗

即使头发这么短,依然是很美很美的女孩子,尖碎的毛发散发出精神,秀丽的脸上荣光焕发——优莱卡(EUREKA)。

站在舱口,少女稍稍有些走神,她在心里作了决定,拉下护目镜,猛然一惊地回头,然后含情脉脉地垂下眼帘,心不在焉地摇头谢绝了席坐的老人饮茶的邀请,干净地纵身一跃跳入天光云海之中。滑空板在光粒子之海的表面深深地拉开划痕,少女一改平时短连衣裙的装束,纯蓝的排扣外套,白净修长的裤腿,在力振衣襟的气流中展开肢体,让人发自内心地赞叹——穿运动装的女生真帅!

过耳的风描绘少女脸庞的轮廓,扫去一切阻挡视线的东西,在一片清爽的视野中坠落的少女绽放开重逢的笑脸——“兰顿(RENTON)!”,在苍青色大地上空,两人抓住了对方的手。少女双手紧紧拉住少年的臂,在失重的天空中无法顾及姿势的优雅,被少年一把揽进了驾驶仓,满怀地和少年扑在一起。

少女仰头把话对少年说,任思绪喷薄而出,马上又因到自己这样坦赤而羞红地低下头。少年看着这样的少女,环手抱住了她。少年说,在分别这段时间里,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奇怪的人,了不起的人,悲伤的人,终于明白了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少女讲自己也好像明白了云云,却又不好意思地垂下目光,继而神游到一旁。夕阳映入反光镜,在两人的身上洒下银色的幕,照得少女一时睁不开眼睛。

“兰顿,我变了呢。我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基杰特和尼尔瓦修都这么说。”“从你降落在我家的那天起,我没有一天不在改变。”“讲给我听,兰顿的故事。”“我也想听,艾蕾卡改变的事。”少年的声音憨愚而快乐,带着历练不多的稚气;少女的声音碎碎的,颗颗灵巧剔透。这些没有节操的对话起起伏伏全被送上电波,让另一头月光号的大人们如闻仙乐沉醉其中。那是少年少女彼此坦赤的思念。

早知今日,少年少女心里都挨过了好多道坎。少年为了妹子,一时冲动踏上了“好男儿当经受历练”的道路,爱情充盈他的心灵,一切却不尽如想象的那么好。尤其满心思念无法传达,却和妹子各种摩擦,还被拒绝的时候,少年决定出走。一路奇异的见闻,新的感悟洗去陈旧的记忆,把各种恐惧、畏缩、挫败都重刷干净,终于少年记起的最初什么都还没有开始的时候的那种感觉,在夜里想起那些最简单的事情和心里荡起的波澜。少年想起了那个“即使世界终结也想要和她一起经历”的人,即使对方并不再等他也要回到她的身边的人,少年获得了再战的勇气。

少女因为少年的出现变得爱笑了,只要优莱卡能露出笑脸,不只是兰顿高兴,观众也很高兴啊!少女却长久只能信任尼尔瓦修和赫兰德,少女承受着微妙的关系变化带来的心理不安。少年和尼尔瓦修的亲近让少女感到不安,塔尔赫说少女是在吃醋。少女是在吃谁的醋呢,尼尔瓦修能和少年这么亲近却不亲近自己,还是少年能和尼尔瓦修这么亲近而自己却不能?少女郁郁不乐,向小孩子发火,不情愿地想向少年让出自己和尼尔瓦修的羁绊,狠狠地踢门。少女不知到发生了什么,还不如不要改变,她摘下魂魄驱动器想斩断由此而生的羁绊,却被带到世界的尽头,回到原来次元的时候浑身裹满了珊瑚。少女抗拒少年,拒绝了他,少年跑了出去,少女远远的伸出手。少年离开了月光号少女一无所知,她有好多话相对少年说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不敢见他。基杰特说着明摆着是恋爱嘛。终于,少女孤零零地瘫跪在少年空荡荡的房间,见识到了自己有质量的悲伤。将少年的工作服捧在心里,穿上它把日用品摆上货架,在少年睡的帐篷下呈上拉面,在怎么动不了的尼尔瓦修里哭喊,这些场面让人心头多么感到怜惜,却又觉得好甜蜜,是因为旁观者跟着少年一起受了不能让少女露出笑脸的苦,又看透了历史的缘故。尼尔瓦修不能依靠,赫兰德不能依靠,少女终于做出了最勇敢的决定,她要自己去寻找少年。“一直总是兰顿主动的,但是这次……”,在这样的心境中少女的心被打开了,她改变了,所以我们才能看到开头那样一个姑娘坚决而矫健地一幕,实在カッコいい。

在苍青色大地上空伸出双手的双方,都拥有了坦诚面对对方的决心,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深深地沉迷于他们笔直的手臂的力量。这笔直的手臂,不是在生之将尽时寄予的最后的希望,而是一定要抓住对方的坚决。于是我们深深地沉迷于他们笔直的手臂的力量。

少年的恋爱,要豪放,携带那种不得了的力量,感染姑娘,吹散她心中的阴霾,纤细敏感的不安,不太在意地忘掉。即使本身因敏感受伤,也不能失了力量,失了主动行动的尊严。即使并不受待见,也完整地保存自己存在的特点。少女的恋爱抑或如是,或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并不说这样永远正确,只是在这一刻我欣赏这种精神。

基杰特说“没有人想接近闷闷不乐的人”,当少女听到少年对尼尔瓦修的问候露出喜悦的表情的时候,我不去想什么促成了改变,就觉得这样喜悦的少女好美。少女的手心握住少年的手背,魂魄驱动器就绽放翠绿的群星,少女回眸,两人已经可以共同亲近光粒子之海的浪漫了。你果然是在吃少年的醋呢!交响乐奏响。(我说这片子各种交响乐,再加上各种叙事的浪漫,叙事的细腻,真是机战片中的大河剧,机战片中《笃姬》啊。

少年少女的故事很单纯,以至于嵌入任何认识论、过程论、结果论都会使其显得不纯粹。不必费神揣摩少女各种纤细的思绪,或者在迷离的世界观面前就不敢讲自己了解她——我把她单纯看做一个女孩子,从我见到她的那刻起我就这样想。属于作为当事人的少年少女的经历,属于作为旁观者的自己小小的认识,散布在少年少女的故事里,没有必要再费神地去整理什么,去挖掘什么了——从开始到结束,简单的线条,不平凡的经历,不可重复,不可预谋,刻骨铭心——仅仅属于当事人的恋爱物语,仅仅属于旁观者的少年少女的诗。

所以让我们穿着短裤,蹲在抹布和水桶的面前,像兰顿一样吟诵:“什么初恋充满甜蜜,谁说的啊!根本是骗人,只有苦涩啊!”



    分享到:

One thought on “少年少女的诗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