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游戏 > Galgame > 那一天,我们曾绽放过——《银色》

那一天,我们曾绽放过——《银色》

通完了片岡老师的《银色》第一章,感触良多于是还是在博客上总结一下吧。

第一次接触片岡老师的作品应该还是《120日元》系列中的《120日元之冬》,相信是一部很著名的作品就不必再过多复述剧情了,如果还没有接触过的朋友情务必接触一下。之后的《Narcissu》以及《Scarlett》的汉化也都先后通过,这次《银色》汉化后自然也是包含着期待来读片岡老师早期的这部作品。

《银色》第一章的剧情太过凄美,凄凉得如同冬日的寒风白雪冷得刺骨;又如同黑夜中皎洁的月光美得动人。都知道片岡老师早年是以写Key系同人作品出道的,《银色》中不难发现《Air》Summer篇的影子,但读过不少片岡老师的作品后又不难在《银色》中读出片岡老师固有的特点。

和麻枝准大段的日常描写不同,片岡更擅长的是章节式的写法;麻子是用大段欢乐的日常反衬最后的不幸引爆泣点,而片岡是拼图式的拿出几个片段来描写,最后勾勒出一个故事的轮廓。如果说麻子的剧本是一篇长长的小说的话那片岡更像是一篇散文,一段舒缓的钢琴曲中少女读出环境描写的旁白,之后紧接着少女第一人称的对白,少女即是这个世界,少女眼中的世界即是这个世界的全部。这样的故事描写手法实在是美极了!与其说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更不如说是在听少女的口述。

片岡老师短篇的作品中往往主要人物只有两人,甚至到最后读者都记不起男主角的名字,典型的“世界系”的作品,即描写的世界就是少年与少女,少年与少女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银色》第一章的剧情也是如此,标准的boy meets girl的剧情,身为盗贼的男主角和身为妓女的女主角相遇,之后两人相处剧情的推进过程中慢慢道出两人背后的身世。之前就已经讲过片岡的写作手法是片段式、散文式、拼图式的,同时也是从少女口中第一人称叙述式的,所以当一曲舒缓的钢琴曲想起少女的旁边读完了描写寒风冰雪环境的语句再娓娓道来自己不幸的身世时,这份凄凉感是其他剧本家所无法比拟的。可以说,如果搞一个短篇剧本大赛让剧本家在最有限的字数里写出最打动人心的作品,那冠军非片岡老师莫属。

同样是泣系的剧本,麻子擅长写的更长,片岡擅长写的更短,寥寥半小时的长度读者就经历了从夏日炎炎到漫天白雪,当中的日常描写还真一点没落下。麻子是塑造一个完整的人物,而片岡只是勾勒出人物的轮廓而已,说到底人物最后都是为故事而服务的,在一个童话故事中你或许读完后不曾记得女主有什么特殊的口癖,但最后却会对这个人物的不幸而落下眼泪。

同样是泣系的剧本,麻子的泣点是潮水式的,是爆炸性的,远到如同《AIR》中观铃的逝去背景音效声突然传来一阵大浪然后观铃一句“妈妈”引爆泣点,又如同《Angel Beats!》中麻子玩了无数遍消失的桥段。但到了片岡的笔下泣点是潜移默化的,甚至你在读剧本的第一句话就知道这注定是一个杯具的故事,如同《水仙》、如同《Scarlett》的第3章,人物身世摆在那边,接下来看到的剧本只是日常的浓缩,一个个小点最后汇聚成了最后的杯具。

说了那么多为了方便之后的论述还是先概述下《银色》第一章的剧本,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通篇读完估计只要2个小时。在山路中以杀人抢劫为生的男主角遇上的作为妓女出逃的女主角,男主角不知为何并没有对女主下杀手并不知不觉中两人生活在了一起。回忆中我们知道男主由于过去被村民背叛不幸的身世而不再相信人们,也知道了女主由于同样妓女朋友自杀而出逃在黑暗中寻找那份黑暗下的光亮。不再相信人类的男主在女主的感化下再次相信人类,也不再随便对人痛下杀手,在面对抓捕女主的三个男人的战斗中女主受伤并一天天虚弱下去,男主无奈只有到村中偷窃草药。男主在被村民发现后并没有选择杀人灭口而是相信村民不会泄密,但男主回到洞窟后等待他的却只有女主的尸体。

当忘了名字的男主遇上了没有名字的女主——读了第一章剧本的梗概就知道这注定是一个让人心痛杯具的剧本,那么让我们再来看看片岡老师在剧本中穿插的最擅长的两个元素:颜色和花。

片岡老师早期的作品都是以颜色来命名,比如《朱-Aka》比如这篇提到的《银色》,银色的象征意义也始终贯穿始终。片岡老师擅长在颜色中加入象征义,比如银色的丝带代表着一个愿望,银色的月亮代表着黑暗中的希望。当女主被关在黑暗的房间中不停从窗外望去只能看到银色的月光的时候,那是她在黑暗中唯一的希冀,于是她选择了出逃。当女主在死前握住那根男主送她的发带时,她的愿望竟是要有活过的证明!读到这段时笔者完全被打动了,起初还以为她的愿望是男主快点回来救她之类的,但这个活过的证明却又把剧本的高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虽然知道片岡老师擅长在悲剧中穿插对于人生的思考,但是此时此刻心中唯有感动。这只是一根红色的丝带,尽管在月光中看上去泛着银色,或许在此时此刻在所有人的眼中它就是银色的。奄奄一息的少女想起了以前窗外看到的萤火虫,于是决定自己也要发光,因为不发光就代表自己已经逝去……

花语又是片岡老师另一个擅长的手法,如同《水仙》中水仙的象征义,在《银色》第一章中出现的是菖蒲。剧本中并没有直接提到菖蒲的象征义或是花语,只有故事最后冰雪中傲然绽放的不合时宜的菖蒲证明着女主曾经活过,菖蒲也成了女主的名字。是的,菖蒲你曾经活着过,你活着的证明就都在我们的心中。查了下菖蒲最常见的花语是信仰者的信服,相信着银色丝带逝去的菖蒲此刻在天国也一定是幸福的吧。

不知不觉竟写了那么多,《银色》继续通下去有空真想把《120日元之冬》再补一遍。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3 thoughts on “那一天,我们曾绽放过——《银色》

Leave a Reply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